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第37章狗人國

時間:2020-03-12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劉曉民 點擊:
      第37章狗人國
劉曉民
本文摘自筆者長篇小說《神奇世界》第37章狗人國:
      ……
      瑪雅道:“咱們先得找菌爺爺問問,狗人國是個什么樣的國家,如果也象神秘山莊那樣,咱們就去不成了。”
三人來到菌爺爺住的山洞里,見地鼠人也在洞里,潘多樹精道:“菌爺爺,順風耳與萬里眼說《宇宙秘笈》在狗人國。”菌爺爺道:“原來秘笈是在狗人國。”瑪雅:“萬里眼說那裝《宇宙秘笈》的寶盒周圍,一些東西象人又象狗,那些東西就是狗人嗎?”菌爺爺:“狗人國的居民,當然是狗人了。”地鼠人:“狗人到底是什么東西?它們是怎么來的呢?大狗人生小狗人嗎?但是大狗人又是怎么來的呢?”
      菌爺爺道:“在狗人國,最初只有一些野狗,后來野狗發展的多了,食物就極其缺乏了。而在狗人國,有許多果樹,有些野狗餓得受不了,便直立起來,吃草叢中那些樹上的果子,結果樹上的果子就成了野狗們的主要食物。野狗們發覺,在這樣直立著吃果子時,能夠看得更遠,尋找遠處的果樹時便直立起來,尋找朋友們時也直立起來,尋找水源時也直立起來,結果就形成了直立行走的習慣。直立行走,是野狗轉變成狗人的第一步。直立行走,使野狗的兩只前爪逐漸解放出來。除了用前爪幫助吃樹上的果子,它們還在直立時用兩個前爪干其它的事情,包括摘一朵鮮花送給女朋友,結果就使得前爪越來越靈巧,后來就學會了制造簡單的工具,比如說把一根樹枝做成一根木棒。在森林火災中,狗人們發覺熟了的東西更好吃,于是保留火種。他們在野狗時代就知道了團伙合作的好處,因而所有的狗人都集中在一起過群居生活。群居對于狗人來說,是劃時代的發展。因為群居,使狗人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壯大。因為群居所產生的一系列問題與解決這一系列問題,又使狗人的大腦得到了迅猛的發展。
      “群居的狗人擁有了更聰明的大腦,很多事情都得到了改變。比如說捕獲野牛,最初是使用蠻力,然后是挖掘陷阱,將野牛趕到或引到陷阱里。到后來,便是由一個弱小的狗人帶了繩索,去圈住二三只牛腿,圈住二三只牛腿后,遠處其他的狗人才聚集過來。野牛見來了這么多的狗人,便要跑開些,但直到此時才發覺腳上縛了繩索,不要說是跑,連大步也邁不了了。聚集過來的狗人將繩索束緊,野牛便站立不住,倒地下了。接著狗人們便將未曾圈住的牛腳也圈住,將四只蹄子都束到一起。倒地的野牛此時無論怎樣掙扎,都是徙勞的。四只牛腳都束到一起后,狗人們便將野牛弄上車,拉回去。捕獲到的野牛,最初是殺掉,吃不完的肉儲備著過冬,其次是將牛養到冬天或食物少時再殺掉。有些母牛養著養著生了小牛,于是狗人們便開始了大規模的養牛。有了成群的牛后,狗人們不再挖地,而是用牛耕地。去較遠的地方也不再是徙步,而是坐牛車。至于運送木材食物等等,自然都是牛們的事了。
      “對待野牛是如此,對待其它動物也大同小異。比如將捕獲到的猴、猿、狒狒養起來,那一種果子成熟了便讓它們去采集,供狗人們享用。聚會時則讓它們表演節目,供狗人們欣賞。平時則讓它們服侍狗人們的生活起居。”
      瑪雅道:“寶盒被供奉在狗人國,而萬里眼說盒子是打開的,那么,狗人們已得到《宇宙秘笈》了?”菌爺爺:“沒有。如果狗人們得到了《宇宙秘笈》,他們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不說主宰宇宙,至少已經主宰地球了。”瑪雅:“那么盒子是空的?”菌爺爺:“這個我不知道。”
      潘多樹精:“我要去狗人國,狗人們一定很好玩。”瑪雅:“得去狗人國看看,萬一他們得到了《宇宙秘笈》,就跟他們學。”
      潘多樹精問地鼠人:“你去不去狗人國?”地鼠人說狗人們會咬人,說不定會吃掉你們,都不要去。潘多樹精又問水熊,水熊說我要問主人。潘多樹精對瑪雅道:“我決定跟著你去。”瑪雅要她跟靈蛇仙子說一聲。潘多樹精與水熊便去找靈蛇仙子夫婦。
      過了一會,水熊與潘多樹精回到洞里。水熊說主人答應讓他去。潘多樹精說靈蛇仙子曾去過狗人國,沒聽說過有什么秘笈,還說狗人國比較落后,完全不象有秘笈的樣子,去了也會枉跑,而且靈蛇仙子已要豬斯拉派出幾十個山精外出打探《宇宙秘笈》去了。她還問了長命書生,長命書生說,未來人曾告訴他狗人國已經改革,現在不殺生了,可以去看看。現在她仍然決定去狗人國。
      瑪雅說不管狗人國到底有沒有《宇宙秘笈》,我都要去,查探清楚,我們去找千里眼父子還有順風耳他們。潘多樹精道:“千里眼與順風耳的駕云速度都慢,萬里眼可能會一個人去拿《宇宙秘笈》。咱們得趕緊去狗人國找,看能不能搶在他前面。”
      瑪雅尋思自己身上傷重,萬一遇到敵人難以對付,到飄渺峰后面長命書生屋內,對靈蛇仙子說自己要去狗人國尋找《宇宙秘笈》,把大猴子與豬斯拉也帶去。靈蛇仙子說狗人國不歡迎猴子,建議瑪雅只帶豬斯拉去。瑪雅問為什么。靈蛇仙子說她也不清楚,只是聽說過狗人國不歡迎猴子。地鼠人道:“肯定是猴子好動,惹惱了狗。”瑪雅尋思既然長命書生說狗人國不殺生,不殺生就沒有危險,也就用不著帶大猴子去,帶著大猴子可能反而會惹事。又尋思豬斯拉的樣子太兇,決定只帶水熊與潘多樹精去。
      瑪雅帶了水熊與潘多樹精,按萬里眼那日所指的正西方向,騰云而行。行了整整四天,到第五天早上,瑪雅計算路程,應該到了狗人國,但下面卻見不到狗人。水熊說下去打聽一下,再接著趕路,不要走過頭了。
      三人剛落下云頭,潘多樹精指著左邊大叫:“貓跟老鼠在一起了!長命書生說狗人國不殺生,這里就是狗人國。”瑪雅按潘多樹精所指的方向望過去,只見二只貓正悠然而行,與貓同行的,是一群老鼠,約莫十幾只。有只老鼠跑著跑著,經過貓的嘴前時,還跳起來用兩只前爪扯一下貓的胡須。
      瑪雅心中大奇,往四周掃視,又見身后幾只狼在嬉戲。又見二只山羊一邊吃草,一邊往這邊過來了。潘多樹精、水熊都看到了狼,三人一齊望著那幾只狼,看它們吃不吃山羊。忽見一只梅花鹿往這邊跑過來,徑直跑到幾只嬉鬧的狼身邊,又從它們中間直接穿過去了。
      瑪雅尋思狼不吃梅花鹿與山羊,那它們吃什么?那二只山羊一邊吃著草,一邊來到了那幾只狼的身邊,有只小狼跑上前,攔在一只山羊的面前。山羊吃完面前的草,往左邊拐了個彎,繼續吃草。小狼見山羊不理會它,自覺無趣,便跑開了。潘多樹精道:“狼吃什么東西填肚子?”水熊:“它們跟咱們山上的動物一樣,都吃草。”潘多樹精:“不對,咱們山上吃肉的野獸,因為現在都吃草,個個都是瘦子,但這些狼們個個都是胖子,它們沒有吃草。”
      三人繼續前行,忽然看見一條大蛇,腹中有幾團東西。潘多樹精道:“這條蛇吃的象是老鼠之類。”水熊:“對啊,草不會是這么一團一團的,吃的不是老鼠就是青蛙,也可能是小兔子。”
大蛇是從前面一座山上下來的,三人便騰云上去。只見山頂上有一處平地,平地上有老鼠、青蛙、山羊、狼、老虎、野牛等動物,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死的。有幾條大蛇,正在吞食死鼠死蛙,有幾只野狗正在吃一只死了的山羊。瑪雅仔細看死了的老鼠與青蛙,個頭都非常大,身上都沒有傷,看樣子都是老死的。
      這時一只老野豬爬上了山頂,它步履蹣跚,看樣子爬山耗費了它的力氣。野豬掙扎著走到平地中間,轟然倒下,嘴里直喘氣。瑪雅這才知道,在這里,原本捕食的對象,都是在自然死亡后,才會被吃掉。這樣也就用不著掩埋,也不會污染環境。
      山崖邊的水熊叫道:“看!看!狗人在那里。”瑪雅與潘多樹精走到水熊身邊,遠遠望去,看到一些直立行走的狗,身材與人差不多,穿著各種顏色的衣服,有的正在路上走著,有的正在交談,左邊一座山的山坡上,有三個狗人正在砍柴。
      瑪雅說去問問他們,看他們知不知道《宇宙秘笈》的事,如果他們會《宇宙秘笈》上的法術,就跟他們學。
      三人騰云駕霧,來到一條道路上。水熊問一個走過來的狗人:“你會不會《宇宙秘笈》上的法術?”狗人睜大眼睛,細細打量三人一番,說道:“非常抱歉,我不會法術。也沒聽說過《宇宙秘笈》。”
      瑪雅:“應該怎么稱呼你們呢?”狗人:“聽說我們的名字是你們人類叫出來的,你們不是叫我們狗或狗人嗎?我們生下來后基本上都是以狗為姓。狗是我們狗人國的國姓。”瑪雅:“那一般都是些什么名字呢?”狗人:“我們的名字,比如狗壯、狗寶、狗不同、狗小、狗聽話、狗方、狗定。聽說我們的文字也是從你們那里學來的。”
      潘多樹精道:“其他的狗人知道《宇宙秘笈》嗎?”狗人:“應該是不知道,不過你們可去狗人多的地方問一問。”瑪雅問狗人多的地方在那里。狗人轉身,指著左邊稍遠處的一條道路,說道:“從那里往山坡那邊走,過幾里就是集市。”狗人轉身的時候,瑪雅看到他有尾巴,但非常短。
      三人便到那條道路上,按那個狗人所指的方向走。轉過一個山坡,見到一戶狗人人家。
      這戶狗人的住房前,有只猩猩在站崗。從敞開的房門里,瑪雅看到屋內一個狗人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旁邊一只猴子正用扇子替那狗人扇風。那狗人用手示意一下,猴子便連忙放下扇子,端來茶,恭恭敬敬地遞上去。狗人坐起來,接了,大口喝著茶。
      瑪雅說到這戶狗人家里去問問,看他們知不知道《宇宙秘笈》。站崗的猩猩見瑪雅等人要進屋,口里發出聲音來,攔著三人,不讓進。猴子聽得猩猩發出聲音,便出了屋,打量三人一番,又進房通傳。
      旁邊廚房內走出一個小狗人,看見瑪雅他們,好奇地盯著三人看。母狗人從旁邊的廚房里出來,牽小狗人的手去洗臉,看到瑪雅等人,便站住,也很好奇地盯著看。廚房里的猴子已打好洗臉水,不見狗人們去洗,便把洗臉水端出來,放到小狗人面前。然而母狗人與小狗人仍然在打量瑪雅等人,顧不上洗臉,猴子便候著。
      這時到正屋里通傳的猴子出了房,示意一下猩猩,猩猩便讓開了。三人進到房里,狗人已站起身來,搬了條長凳子,示意三人坐。瑪雅與水熊坐下,潘多樹精站著。瑪雅示意潘多樹精也坐下,潘多樹精便坐下了。猴子端了個木盤來,盤里有三杯茶。瑪雅道了謝,說不渴,水熊也說不渴。潘多樹精有些口渴,便端了一杯吃了。
      瑪雅問狗人:“請問知不知道一本叫做《宇宙秘笈》的書。”狗人:“沒聽說過。”又問:“這本書說的是那一方面的呢?”瑪雅:“聽說這本書道出了宇宙的起源以及宇宙的結局。”狗人:“那這本書一定非常深奧了。”又道:“從這里過去有一個集市,那里的狗人多,你們可以到集市上去問問。”別過狗人,三人出了屋,繼續前行。
      行約四五里,來到一處集市上。集市上的狗人非常多。看到瑪雅三人的狗人,全都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三人,有些狗人還指指點點,悄悄議論。水熊:“它們沒見過我們,看稀罕呢!”
      瑪雅問面前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狗人,知不知道《宇宙秘笈》。男狗人說不知道。又問一個老狗人,也說不知道。又一連問了三個上了年紀的狗人,都說不知道。瑪雅有些失望,但決定還是繼續問下去。
      一個老狗人走過來,對瑪雅說道:“我聽說過《宇宙秘笈》的事。”瑪雅大喜,連忙問道:“《宇宙秘笈》在那里呢?”老狗人道:“我不知道《宇宙秘笈》在那里,但是我曾聽我們的首領說起過。”瑪雅尋思要找《宇宙秘笈》,本來就應該先找首領人物,便要老狗人帶自己去找他們的首領。老狗人猶豫片刻,同意了。
      老狗人帶著三人,七彎八拐的,在集市上穿行。走了一會,將三人帶到一間房間里,盯囑三人道:“你們坐在這里等,不要出去,省得我回來時找不到你們。”瑪雅問要等多久。老狗人說他要去稟報他們的首領,如果首領同意,才能帶三人去見首領。
      三人在房子里等了好一會,不見老狗人回來。水熊起身望望外面,說來了好多狗人,看咱們的稀罕呢!潘多樹精道:“那我就看他們的稀罕,跟他們對看。”
      水熊忽然說不好,這么多狗人圍著我們,我們被包圍了。瑪雅:“他們很少看到異族人,自然會圍觀。”水熊說不對,如果是圍觀,應該有老有小,現在外面的狗人全都是身強力壯的,看樣子象是要跟我們打架。瑪雅與潘多樹精連忙起身。瑪雅來到門邊,看外面那些狗人的神情,果然有些不正常,而且有些狗人,將雙手或一只手放在背后,應當是拿了兵器,立時覺得不妙。
      潘多樹精道:“狗人這么多,如果要打架,為什么又不動手,而只是圍著呢?”瑪雅道:“咱們都到半空中去,萬一那老狗人回來了,咱們一樣看得見。”
      見三人出來了,外面一個狗人便打個手勢,所有的狗人便一齊涌上來,放在背后的手這時都伸到了面前,果然有的拿著繩索,有的持著木棒,有的拿著鐵棍。后面一些狗人口里已在叫喊:“抓住他們!抓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
      潘多樹精連忙默念咒語,狗人們的腳步立時緩了,有的說頭痛,有的抱著頭。那打手勢的狗人是首領,他這時拿出一尊佛像來,嘴里念念有詞,潘多樹精的咒語便失效了。
      潘多樹精見情況不妙,立即騰云。瑪雅顧不得身上疼痛,奮力推倒撲上來的幾個狗人,待水熊也上去了,連忙騰空而起,卻見天上許多氣球,系著一張大網,潘多樹精與水熊都在網里,根本出不去。原來剛才那些狗人圍在外面不沖進房,就是等著將這張大網罩好。
      大網往地上壓下來,三人便落到地上了,潘多樹精與水熊立時被捉住。瑪雅雖然身上傷重,仍然打翻了幾個狗人,要退到房里去,但房門早就被狗人關了。瑪雅往外沖,狗人們一涌而上,捉胳膊扯腿,將瑪雅按翻在地,用繩捆了。
      瑪雅大聲說我們不是壞人。狗人首領說你們不是壞人,是好人,文明人。這時二個狗人推了個四方的,下面有四個滾輪的大木籠過來,三人都被關進了大籠子。四個狗人一齊推著大籠子走,走了二百多米,到集市上一個開闊的地方,停了下來。
      瑪雅問你們要怎么處置我們。狗人首領道:“怎么處置——不要著急,馬上就知道了。”這時見一個狗人扛來一個大盆,放到地上。又有二個狗人抬來一塊門板,接著將門板擱在那大盆上面。稍后又有個狗人拿來個小盆,放在大盆前面。瑪雅問你們是要宰殺我們嗎?狗人首領道:“你們怎樣對待狗,我們就怎樣對待你們。”瑪雅做乞丐時曾吃過狗,心里有點慌,但又想自己是迫于饑餓,而且吃狗的事狗人們肯定不知道。
      這時一些狗人叫嚷起來,原來籠子里的潘多樹精不見了。狗人首領問瑪雅,籠子里另外一個到那里去了。瑪雅知道潘多樹精使了隱身法,但人還在籠子里,說我那朋友會變蜜蜂,早就變成蜜峰飛出去了。
      狗人首領大叫道:“到手的鴨子不要讓它跑了,快拿繩子來,把這二個都捆住。”二個狗人拿來繩索,把水熊捆在大籠子的柵欄上,接著又把已綁縛好的瑪雅也捆在柵欄上。為防止瑪雅與水熊也變蜜蜂跑掉,有四個狗人手里還拿著網兜。
      狗人們都候在大籠子旁,什么也不做,瑪雅不知他們搞什么鬼。過了約半小時,一個狗人過來,對狗人首領說水就快燒開了,狗人首領便吩咐動手。
      瑪雅聽得說水就快燒開了時,立時知道他們真的是要宰殺自己,心里便慌了。二個身材高大的狗人進到籠子里,將瑪雅從柵欄上解下來,拖出籠子,一直拖到那大盆前面。
      周圍圍觀的狗人們大喊起來:“殺了他們,吃了他們。”瑪雅大叫道:“我們是好人,你們不要濫殺無辜。”水熊在籠子里喊道:“你們狗人國不是不殺生嗎?”狗人首領道:“我們狗人國只殺人類,其他任何動物都不殺。”
      瑪雅:“為什么只殺人類?”狗人首領道:“因為我們痛恨人類殺戮動物,尤其是痛恨人類宰殺狗。你知道嗎,在狗人國,猩猩、猴子、猿、狒狒是最低等的動物,不但要服侍我們的飲食起居,還要照顧其它動物。我們的衛士如果見到你們人類,直接抓捕。”瑪雅:“在我們那里,野狗也是殺生的,它們吃弱小的動物。”狗人首領道:“任何動物的殺生,都不及人類的殺生。”瑪雅:“這是因為人類已經主宰了地球。”狗人首領:“所有動物的殺生總和,都不及人類殺動物殺得多。在我們看來,人類不僅是狗人的敵人,而且是所有動物的敵人。”
      狗人首領又道:“知道在我們狗人國流傳得非常廣的一句話嗎?”瑪雅:“是什么話?”旁邊一個狗人大聲道:“如果上天再給一次重來的機會,狗的進化一定要超過人類。”狗人首領身邊另一個狗人大聲道:“那時主宰地球的不再是你們,而是我們。”圍觀的一個狗人道: “主宰了地球就應該善待所有的動物。”又一個狗人道:“除了人類,所有的動物我們都是平等對待。”狗人首領道:“地球上的物種大約有九百萬種左右,它們都可能進化為地球的主宰,也就是說,你們人類成為地球的主宰只有九百萬分之一的機會,老天爺把這九百萬分之一的機會給了你們人類,可你們人類卻不好好的珍惜。”
      這時一個狗人走過來,對狗人首領道:“水已經燒開了。”又過來四個個強壯的狗人,與押著瑪雅的那二個狗人一齊動手,把瑪雅按翻在門板上。見綁縛著的瑪雅被牢牢按在門板上不能動彈,有些圍觀的狗人便聚攏過來,挨近了看。
      拿來小盆的那個狗人,這時走近瑪雅,將小盆挪到瑪雅的喉嚨下面,準備接血。瑪雅非常焦急,尋思潘多樹精在狗人拖自己出籠子時應該已經走脫,可為何還不來救自己呢?看到自己被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忽地明白,就算是潘多樹精逃出了籠子,也根本近不了身。
      圍觀的一個狗人問:“不是說要剝皮嗎?”另一個狗人回答說要殺了以后才剝皮。接著又一個狗人說殺了以后還要用開水燙,燙過了才剝皮。又一個狗人說他身上這么多衣服,怎么燙啊?
      狗屠夫這時才反應過來,說把衣服先扒掉。按住瑪雅的六個狗人一起動手,脫衣的脫衣,扯褲的扯褲,但衣褲有繩索綁著,瑪雅又拼命動彈,那里脫得下來。狗屠夫對狗人首領說他的衣褲脫不下來。狗人首領怒道:“不會殺了再脫嗎!”狗屠夫便拿了刀過來。瑪雅大叫著說可以先脫,可以先脫掉,不再掙扎。狗屠夫用刀劃爛瑪雅的衣褲,按著瑪雅的六個狗人便隔著繩子扯掉了瑪雅的褲子,又扯去衣服。只剩下短褲了,于是又脫短褲,瑪雅又拼命掙扎。狗人首領說可以了,那六個狗人便沒有再脫了,復又將瑪雅緊緊按住。
      瑪雅的頭原本是朝下,這時過來一個狗人,揪住瑪雅腦后的頭發,將瑪雅的頭扭轉過來,側按在門板上,這樣喉嚨就露出來了。瑪雅快崩潰了,但一時之間又想不出辦法來,看到狗屠夫在那里將兩臂的袖子卷起來。
      圍觀的一個狗人道:“我要吃大腿。”又一個狗人道:“我也要吃大腿。”另一個狗人道:“大腿好吃嗎,為什么你們都要吃大腿呢?”后一個說吃大腿的狗人道:“我也不知道大腿好不好吃,但人類吃我們時,都是爭著要吃大腿,想必大腿很好吃。”狗人首領道:“人肉的味道應該各處都差不多,他們吃我們時,爭著要吃大腿,是因為大腿上的肉多。”
      此時狗屠夫已挽好兩臂的袖子,走過來,見瑪雅的臉緊貼著門板,揮揮手,揪住瑪雅腦后頭發的狗人便把手放開了。狗屠夫抓住瑪雅腦后的頭發,用力一扯,瑪雅的頭向后仰,喉嚨便凸出來了。原本揪住瑪雅腦后頭發的狗人,這時便伸出雙手,一手按住瑪雅的頭,一手揪住瑪雅腦后的頭發,將瑪雅的頭緊按在門板上。狗屠夫放開手后,便拿起刀來,瞅定了瑪雅凸起的喉嚨。
      瑪雅已渾身汗透,忽地瞧見刀上有點銹,急忙大叫道:“刀太銹了,這么銹的刀,怎么割肉啊!”狗屠夫連忙看自己手里的刀,刀刃上果然有一點銹。狗人首領也看到了,大怒道:“通知你這么久了,難道你連刀都沒有磨嗎?用銹了的刀割肉,吃了能放心嗎?”
      狗屠夫慌了,連忙說我現在就磨現在就磨,便在四周找磨刀石。找了一會,有個狗人已找到一塊,遞了過來。狗屠夫接過,見周圍沒地方放,便將磨刀石放在瑪雅的頭前。此時已有狗人用瓜瓢舀了水過來,狗屠夫澆些水在磨刀石上,嚓嚓嚓地磨起刀來。那刀就在瑪雅面前,刀刃就在瑪雅的鼻子底下,瑪雅的鼻子尖能夠感受到刀風。聽到磨刀的第一聲嚓聲,瑪雅全身就起了雞皮疙瘩,嚓嚓嚓幾聲過后,瑪雅的頭皮已完全發麻,頭發已一根一根的全都豎起來了。瑪雅盡量縮著頭,因為刀刃就在喉嚨前,磨刀時如果一不小心,刀刃就從喉嚨上劃過去了。
      這時一個狗人走過來,對狗人首領道:“開水本來已經燒好了的,但不知怎么鍋就壞了,水全漏了,把柴火都熄滅了。”狗人首領道:“這種事也來跟我說,不會找鍋另燒嗎,不會去別家燒嗎。”來報告的狗人連忙走了。
      磨了好一會,刀磨好了,狗屠夫撿起地上的,在瑪雅身上扯落的一點點兒細長碎布條,放在刀口上,鼓起腮幫子用力一吹,那小布條立時斷了。按瑪雅頭顱的那個狗人,這時又將瑪雅腦后的頭發用力一扯,瑪雅的喉嚨又完全凸出來了。狗屠夫又瞅定瑪雅的喉嚨,握緊尖刀,眼看就要猛地一下子捅過來。
      瑪雅大叫道:“搞錯了,搞錯了,人類從來沒有這樣對待狗,殺狗不是這樣殺的!”瑪雅此時已全身發軟,見狗屠夫拿刀的手緩了一緩,又掙著急忙叫道:“你們有誰見過人類這樣殺狗嗎?你們剛才不是說‘你們怎樣對待狗,我們就怎樣對待你們’嗎?”
      瑪雅身前一個年老的狗人道:“我想起來了,確實是搞錯了,人類殺狗不是這樣的,這樣殺好象是殺豬。”狗人首領道:“人類是怎樣對待狗,我們也就怎樣對待人類。”于是親自指揮,要狗人取來一個二米多高的三腿木架子,又要狗人拿來鐵鉤,將鐵鉤上端掛在架子上,鐵鉤下面放個木盆,盆里倒入熱騰騰的水。
      狗屠夫問這是開水嗎?倒水的狗人說不是,這是摻了冷水的開水,給他開膛后把他洗干凈。狗屠夫用手指在水里探一探。倒水的狗人問還要摻冷水嗎?狗屠夫說不用摻了,水溫合適。
      原本按住瑪雅的六個狗人把瑪雅拖到鋒利的鐵鉤前,眼看就要掛瑪雅的下巴。瑪雅萬念俱灰,尋思若是一下掛穿下巴,尖鉤子直接刺入腦子里面,立時死了也就罷了,可看那尖鉤的長度不夠,很明顯只能掛穿下巴,尖鉤不能深入腦子,自己只能活活地痛死。
      四個狗人把瑪雅舉起來,另一個狗人將鐵鉤子放到瑪雅的下巴下面,只要四個狗人一松手,鐵鉤子就會一下刺到瑪雅的下巴里面去。瑪雅急得大叫,說人類掛狗不是掛下巴,是掛嘴巴,掛錯了!掛錯了!
      五個狗人都望著狗人首領。狗人首領想了一想,說記不清了,好象是掛嘴巴,然后從嘴巴處開始剝皮,又道:“掛嘴巴就掛嘴巴吧!”
      舉著瑪雅的四個狗人將瑪雅的身子放下了一點兒,拿鐵鉤子的狗人便將鐵鉤子移到瑪雅的嘴巴前面,要將鐵鉤子掛到瑪雅的嘴巴里面去,見瑪雅緊閉著嘴巴,便要他張嘴。瑪雅不肯張嘴。拿鐵鉤子的狗人說你不張嘴我就掛你的下巴。于是四個狗人把瑪雅又舉高了一點兒,拿鐵鉤子的狗人又將鐵鉤子移到瑪雅的下巴下面。
      瑪雅急得大叫:“鉤子上有銹,這樣掛會有破傷風的,難道你們要吃有破傷風的肉嗎!”拿鐵鉤子的狗人看看鉤子,鉤子是新的,上面沒一丁點兒銹,而且鉤子非常鋒利。
      這時狗人首領在發怒:“磨蹭到什么時候,沒看到大伙都在等肉吃嗎?生了銹也給我掛,鉤子是鈍的也直接給我掛!”
      瑪雅拼命掙扎,但拿鉤子的狗人還是將鉤子放到了下巴下面。瑪雅急得大叫:“人類沒有掛過活狗,都是打死后才掛,掛活的會掙扎,不好剝皮,難道不是這樣嗎?”接著又拼命的掙扎。
      五個狗人又望著狗人首領。狗人首領搔搔頭,說:“說的有道理,掛活的的確不好剝皮,應該是打死以后才掛到鉤子上去。”圍觀的一個狗人道:“就是要活剝,這樣才新鮮,難道你們都忘了人類的殘暴嗎?”
      ……
      作者簡介:已在網上發表奇異的世界,《成長》第一部;《神奇世界》已在網上刊發第6章星系運行,第28章宇宙秘笈,第30章夜探神秘山莊,以后會刊發第38章設計人國在人造地球上上篇,第39章設計人國在人造地球上中篇,第40章設計人國在人造地球上下篇,第44章外星人侵略水族,第45章消滅瘟疫與改革,第9章凡人怎樣修煉成神仙,第46章,第47章,第1章,第7章……
                                                                2020年1月2日
 
 
作品集劉曉民 責任編輯:秋雨楓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 甘肃快3今天44期开奖结果 快乐10分助手app下载 如何做好股票配资炒股 11选5助手安卓版下载 2017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 长城配资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胆拖投注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广西11选5官方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一定 大发快三预测网址 股票涨跌是什么意思 北京赛车投注app 江苏快3号码分布图 配资公司资金安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