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父親的心肝

時間:2019-11-1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張國立 點擊:
父親的心肝

 
  朋友浩子是臺灣的資深媒體人,當過報社記者、電視臺新聞部總監,如今在搞我迄今仍沒搞懂的新媒體。我倆都有氣喘的毛病,曾經一起拿出噴劑交流品牌。
 
  去年年底,參加朋友女兒的婚禮時遇到浩子,他氣色很差,經多方打聽,加上對浩子的威脅恐嚇,他終于說出實話,肝有點問題。經過兩家醫院的診斷,他先休養了一陣子,接著得接受換肝手術。
 
  換肝?我有兩個朋友換過肝,過程的痛苦不是旁人能想象的。而且,肝源從哪兒來?在臺灣幾乎不可能等得到肝。朋友們提了很多建議,甚至問浩子經濟狀況如何,能否挺得住。
 
  浩子那陣子心情很苦悶,一度肝昏迷被送進醫院急救,接著他的哥哥也因家族遺傳,患肝癌過世。他打起精神幫著料理老哥的喪事,再默默面對自己的病情。
 
  我忍不住又問:“浩子,有肝可換嗎?”
 
  浩子換肝和其他人不同,他不愁沒肝,愁的是要不要接受。
 
  浩子有兩個女兒,與他感情很好,老大今年大學畢業,小女兒上大二了。看來單親老爸很受女兒的寵愛。手術前我去他家探病,兩個女兒對父親要動手術,已做好準備,把老爹服侍得仿佛身處人間天堂。然后我又問了肝從何處來的敏感問題,浩子才緩緩地說:“女兒捐的。”
 
  不是一個女兒要捐,兩個都要捐。
 
  但醫生說,得花點功夫做檢驗,看哪個女兒的肝適合他。小女兒對捐肝給老爸的事,非常坦然,可是也不諱言,她從小怕痛,連打針都怕,不過她還是要捐。
 
  醫院的檢驗結果出來了,小女兒的肝比較適合。大女兒私下跑去醫院向醫生請求:能不能用她的,因為她妹怕痛。用哪個女兒的肝,當然是醫生說了算。
 
  要動手術了,父女一同住院,一切順利。浩子上周搬出加護病房,每天能說說笑笑到院子里去曬太陽了。
 
  女兒是父親永遠的心肝,突然發現父親更是女兒的心肝。勇敢的女兒向老爸證明:我們愛你,不能沒有你。
 
  至此,談什么孝順、家庭和睦,都顯得俗氣。
 
  感情是種很微妙的東西,它不聲不響地把人纏到一塊兒,等到醒來,早已纏得難舍難分,便沒什么好說的,躺在其中享受。這世界上還有什么比身體內有女兒的肝更暖心的事呢?又有什么比把自己的肝植入老爸體內,更讓人安心的呢?
 
  親情是種依靠,孩子在外面遇到多大的挫折,回到家都有父母的庇護。風狂雨驟,沒我家的墻厚瓦實。
 
  我愛喝酒,不過最近每拿起酒瓶就放下,想到浩子父女,不論多好的酒也沒他們的親情來勁。好,沒酒,就流點淚凈化我的靈魂。恰好女兒來電話,問我最近在忙什么,我說了浩子的事,女兒沉默了幾秒才回答:“老爹,我也會捐肝給你,可是你能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少抽點煙、少喝點酒?”
 
  我摸摸肚皮,肝到底在哪個方位?我對肝說:“肝啊,你給我好好爭氣。”望著山下一棟棟樓,這么晚,許多人家仍亮著燈,那星星點點的暖意透過窗,飄進一溜銀河的星斗。
 
  世界多么美好,為了慶祝浩子離開加護病房,我該喝杯酒,還是不喝酒了,上床睡個安穩覺吧。我想通了,孝順是個名詞,親情才是動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