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刀尖(第十章 第4節)

時間:2020-05-2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麥家 點擊:
刀尖(全文在線閱讀)   第十章 第4節

  消息是林嬰嬰傳過來的,當時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床頭的電話響起來,里面傳來林嬰嬰的聲音,她告訴我香春館發生槍擊案,有人死了,有人受了傷。我一時沒轉過神來,掛了電話我才想到劉小穎。我一下子從床上蹦起來,穿上衣服跑出門。

  我先趕到書店,發現門鎖著,說明劉小穎還沒有回來。我又趕到香春館,看到現場非常混亂,聚著很多人,妓女,嫖客,看客,三五成群,嘰嘰喳喳,亂七八糟的。有幾個警察正在處理現場,地上躺著一具尸體,我發現是秦淮河。我馬上想到林嬰嬰的話:有人死了,有人受了傷,難道是劉小穎受傷了?正當我想找人探聽情況時,我看見反特刑偵處的馬處長從樓里出來,我想躲開他,不成,他已經看見我了。他見了我一點也不奇怪我為什么會在這里,竟然對我說:“她在樓上呢,中了兩槍,估計活不成了,你快去看看她吧。”

  他說的是劉小穎!

  我沖到樓上,看到兩個醫生正在一間房間里搶救劉小穎。我問醫生情況怎么樣,醫生得知我是她的朋友后,告訴我她已經死了,隨即丟下我要走。我不準他們走,要他們送她去醫院,他們讓我看看她,意思是斷氣了。我上前看,地上全是血,小穎躺在血泊中紋絲不動。我抱住她,又搖又喊:“小穎!小穎!劉小穎!你醒醒啊,我是金深水。劉小穎,你快醒醒啊!你怎么能走啊,你還有山山,你不能走啊!小穎!小穎……”意外的是,劉小穎睜開了眼。我欣喜萬分,喊醫生:“你們看,她還活著!還活著!”我大聲叫擔架,要送她去醫院。其中一個醫生對我說:“別折騰了,她有話要說,快聽吧。”我急了,沖他們發火,“你們先趕緊搶救她嘛。”那個醫生說:“她就等著見你一面,堅持不了多久的。”我回頭捧住劉小穎的頭喊:“小穎,小穎,你挺著,沒事的,醫生會救你的。”她搖搖頭,對我動了動嘴唇。我低下頭,把耳朵湊上去,喊:“小穎,你想對我說什么,你說吧,小穎,我聽著。”小穎的聲音很微弱,但很清晰,仿佛來自天外:“我要走了,山山交給你了。”我大聲喊:“你不會有事的,小穎,山山還等著你回家呢。”她搖搖頭,閉了眼。我又喊:“小穎!小穎!你醒醒!你快醒醒!”她又睜開眼,呶動著嘴。醫生說:“快聽,她快堅持不住了。”我又湊上耳朵,大聲喊:“小穎,你說吧,我聽著。”我聽到她又說了一句——

  山山交給你了。

  我看到她的眼睛倏地亮了一下,然后徹底熄滅了。

  有些愛,只有傷心;有些愛,只有痛苦;有些愛,沒有開始就結束了。我知道劉小穎是愛我的,她只是不敢愛。劉小穎,她把生命的最后一絲熱氣給了我,我能給她什么呢?但愿,我的吻,能夠告訴她我的愛,但愿,我的吻,能夠陪她去天堂。

  我真的吻了她!

  盡管悲痛難當,但我沒有亂掉方寸,我要盡快了解劉小穎是怎么死的,也想知道革老的情況。這會兒馬處長正在樓下了解案情,我應該去到他身邊,順便探聽情況。于是,劉小穎的死成了我去找馬處長的理由。我去樓下找馬處長,正好撞上轄地警長在同馬處長交涉。警長要叫人弄走秦淮河的尸體,馬處長不同意,阻止他說:“先別急,搞清楚情況再說。”警長說:“搞清楚了,馬處長,是黑吃黑,沒你的事。”馬處長朝他丟個冷眼,吩咐他:“把老板娘喊來,我要問她話。”警長說:“馬處長怎么還有這個閑工夫。”馬處長說:“我閑什么閑,最近重慶和延安正掐架呢,萬一是他們兩家黑吃黑呢,我就可以順藤摸瓜了。”警長說:“這倒也是。”便朝人堆里大聲喊老板娘。馬處長看到我,朝我走過來,問我:“怎么樣?”我并不掩飾痛苦,說:“走了。”為了讓他明白我為什么這么痛苦,我又說:“這下我可完了,還要替陳耀養兒子呢。”馬處長自然知道我跟陳耀的關系,沒有多問,只是問我:“她兒子多大了?”我說:“五歲。”馬處長寬慰我說:“別難過,揀了個兒子,你該高興才是。”

  警長帶著胖胖的老板娘過來,我們的談話便不了了之。馬處長要了解情況,老板娘便帶他和警長一行人上了樓,看了槍戰現場,我也一直跟在后面,看著,聽著。老板娘解釋說:“事情發生在昨天晚上十二點多鐘,我這里剛來了一個女的,長得也不是天仙樣,年齡也不小了,三十的人了,可硬是有人提著命為她爭風吃醋。呶,她就在這房間里接客,突然有人闖進來,開槍把嫖客打死了,就是樓下的那個死鬼。”馬處長問:“那女的是怎么回事呢?”老板娘說:“你聽我說完嘛,那個開槍的殺手是她的相好,他把嫖客打死后就噼哩叭啦地毒打他的女人,女的就跑,沖進對門房間,要跳窗逃跑,她男人完全瘋狂了,就站在這兒,朝他女人連開兩槍,然后就從這個房間跳窗跑了。”馬處長問:“你知道那女的是誰嗎?”老板娘撇撇嘴說:“她才來,我還不認識呢。”馬處長說:“可我認識她。”警長和老板娘都很驚奇,老板娘問:“你怎么認識她?她是什么人?”馬處長說:“她丈夫原來是我一個單位的,先是病了,癱瘓在床上半年多,后來自殺了,還有個孩子,才五歲。”老板娘說:“啊喲,這女人真可憐。”馬處長說:“是可憐,可我還真沒想到她窮得要到這兒來掙錢。”

  這么一路聽下來,我有個初步判斷,覺得這個老板娘可能就是革老說的那個內線,因為她極力想把這件事說成民間故事,為女人玩命,黑吃黑,跟延安和重慶絕無關系。正是靠她的胡編亂造,連哄帶騙,馬處長做出了看似有根有據的分析,這件事情就這么不了了之,沒給我和我們的組織留下后遺癥。唯一讓我感到疑惑的是,在她的講述中,包括其他當事者的流言中,始終沒有革老和那個大漢奸的角色,好像那晚上他們根本沒有出場。

  當天晚上,我去診所找革老,卻只見到革靈。革靈說他父親出去避風頭了,在她的講述中,革老不但出現在“槍戰中”,而且受了傷,差點被“共匪干掉”。共產黨?革靈其實是說漏了嘴。我說:“不是去殺一個漢奸嗎,跟共產黨有什么關系?”革靈意識到說漏了嘴,解釋道:“這家伙也投靠了共產黨。”盡管革靈后來極盡所能,想把話編圓過去,但謊言終歸是謊言,她可以巧舌如簧,說得嚴絲密縫,一時迷糊我,也不過一時而已。

  到了第二天,有人把她的謊言擊得粉碎,這人就是林嬰嬰。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 配资名片 腾讯分分彩提前看号器app 北京11选5一定牛 时时彩软件如何调公式 期货配资公司中国排名 3d过滤器手机免费版 七星彩排列五 注册送18~38彩金棋牌 上海快3和值走势一定牛 湖北十一选五爱彩乐电脑版 临沂配资公司 好运快三福彩 淘股吧手机app版本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