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剪刀替針做媒人

時間:2020-05-2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田雙伶 點擊:
剪刀替針做媒人

 
  我和青青是同一天到電視臺文藝部報到的,面對一束束陌生挑剔的目光,我們拘謹而生澀,惺惺相惜。幾天相處,我們發現我們很多地方驚人地相似。她和我一樣,瘦弱,愛喝綠茶,腸胃都不太好,愛吃面食,不能吃寒涼的東西,皮膚容易過敏,用同一種嬰兒品牌的護膚品。如果不是我的生日比她早兩個月,我們幾乎認定對方是前世今生的雙生姐妹。
 
  青青嬌嗔地說,你是姐姐,以后要讓著我呀。
 
  我笑,當然啊。
 
  一次平常的采訪,我認識了林。林是我的老鄉,儒雅穩重,在大學里教書。后來老鄉聚會,幾次見到了林。他所在的大學離電視臺很近,閑時會約我出來吃飯喝茶。為了避免兩個人在一起時內心的慌亂與尷尬,我帶了青青一起去。
 
  一個雨天夜晚,我和青青加班做剪輯,對稿、剪片,忙完了,聽著外面的雨聲,忽而覺得疲累、傷感。
 
  小茶,你有沒有聽說過剪刀替針做媒人的故事?青青問。
 
  我搖搖頭。
 
  她說,小時候遇著雨天,我最喜歡看奶奶做針線活兒,一只細藤笸籮里放著針頭線腦,奶奶瞇起眼睛紉針,手一抖,針掉了,找來找去沒找著,她就取過剪刀,在桌子上輕輕敲三下,口里念念有詞:針,針,剪刀替你做媒人。而后拿剪刀在桌上輕輕晃擺,忽然,剪刀尖上粘起來剛才掉落的針。我很奇怪,就問奶奶,針怎么自己出來了?奶奶笑瞇瞇地說,針一聽到剪刀替它做媒,就趕忙跑出來答應呀。
 
  初秋寒涼的夜晚,一段童年趣事,讓人心中生起些許的暖意。我們相視而笑。
 
  你和林經常見面嗎?以后老鄉聚會,也帶我去好嗎?青青忽然忸怩著祈求我。從她羞澀的目光里,我恍然明白:她喜歡林。
 
  我點點頭。
 
  我約了林,并“命令”他請我們吃飯。林爽快地答應了。見到林,青青緊握住我的手,手心沁出了汗。許是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青青去了洗手間。
 
  林似乎感覺出來什么了,眼神里有些許不安,欲言又止,最后囁嚅著說,小茶,你和青青這么形影不離呀?
 
  我把目光移開,說,是啊,我把她當親妹妹的。
 
  青青很快回來,我找話題讓他們聊,借故走開。
 
  林找我們的次數多了,可每次無論我如何推托,兩人非要和我一起,吃飯,逛街。在林面前,我們像他寵愛的兩個小妹。天晚回家時,我執意不讓他們送我,微笑著和他們告別,獨自回到簡陋的公寓,讀書,看碟,聽音樂,繼續我孤寂的時光,把心事深深藏起。
 
  文藝部新開了旅游欄目,要去三亞拍外景,我和青青作為外景主持一起去了。青青一遍遍打電活發短信給林:林,我和小茶在天涯海角呢;林,我們今天來興隆熱帶植物園了,這里有非洲茉莉、旅人蕉,還有菠蘿蜜呢;林,我們住的房間外,滿山坡的三角梅,好美呀。青青沉浸在愛的美夢里,幸福而甜蜜。
 
  春天里,青青要做五月新娘了。她和林的婚禮,我是無法推托的伴娘。那天,我穿上了粉紅旗袍,和她一起去化妝,當然,我化的是伴娘妝。婚禮上,玫瑰花瓣雨紛紛揚揚飄過,林望著青青身邊的我,目光飄忽迷離。而我望著林牽著青青的手,心慢慢慢慢地放了下來。
 
  婚后的青青,成了幸福的小女人。剛好部里新開的欄目缺人,她做了主持。熒屏上的她,從容優雅。可是,卻聽她偶然說起,這里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池塘。
 
  周末,我去青青家里吃飯。林做飯給我們吃,竟然燒了一盆汁濃色正的紅燒肉。林說,聽青青說你愛吃紅燒肉,就學著做了。
 
  青青嬌嗔地附在我耳旁說,他前天就買了五花肉,用冷水浸著,半夜還起來一遍遍地換水,說是把肉里的油污全浸出來,還怕你吃了上火,燉肉時放的是冰糖呢。
 
  我低頭看著碗里的米飯,一粒粒往口里送。
 
  這時,灶臺上,鍋里的湯溢了出來,我緊跑過去掀鍋蓋,升騰的蒸汽瞬間將我的手腕熏得一片酡紅。
 
  青青慌著去找燙傷膏,林握起我的手,急急地吹,眼里惜憐萬分。我忍住沒讓淚落下來,躲開那目光,收回胳膊,笑笑說,沒事兒的,只當做了一次香熏。
 
  青青咬牙說:小茶,你什么時候不這么倔強,讓我心疼一回好不好?
 
  我說,我是姐姐呀,不能像你那么嬌氣。
 
  轉眼到了秋天,哥哥幫我聯系了家鄉的電視臺,讓我回去看看。回來后,卻聽說青青已辭職離去。
 
  青青給我打來了電話,說,小茶,我不在他身邊,你多幫幫他。如果他心情不好,你多勸勸他,讓他少抽煙。他聽你的。
 
  林來找我,一臉的憔悴。他定定地看著我手里的茶杯,說,她去上海了,我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去找她,只在一起吃了頓飯,她就讓我回來了,我們在一起只待了一個小時。
 
  茶葉在水中緩緩舒展,靜靜地,沉在杯底。林給我的茶杯里續水,手顫抖著,水漫出了杯沿。林的手無措地在水磨石桌面上畫著,目光在我的沉默中一點點黯淡下去。
 
  深秋的一天,我給臺里遞交一份辭呈,悄然離開。
 
  我回到家鄉的電視臺,做了幕后編輯。這個小城,是讓我能夠安心度日的小池塘。我越來越多地見到了舊時好友,只是,再也見不到青青。后來聽說她在南方一家電視臺做了文藝節目主持。我拿著遙控器一個頻道一個頻道地換,等到子夜,卻尋她不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黑龙江22选5投注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预测 体彩排列五几点开奖时间 赚钱的方法 陕西体彩11选5任五推荐 排五走势图带连线30期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手游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 苏宁易购股票分析报告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赛车pk10官网开奖 山东11选5精准计划 快乐双彩走势图 在家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