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龍尾堡》第十三章

時間:2019-11-1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步青 點擊:
龍尾堡(全文在線閱讀)  >  第十三章


    嚴裕龍的父親嚴鼎銘到底是被慈禧所害,還是被仇家所殺,對于龍尾堡這些小民百姓來說永遠都是個謎。庚子年間,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和她的一幫文武大臣束手無策,無可奈何中攜光緒帝西逃。在洋人的槍炮下,慈禧早已失去了往夕那君臨天下的太后氣勢,和光緒皇帝仿佛是一對落難而狼狽逃竄的孤兒寡母。但這個一貫性格硬辣不服輸的女人并未絕望,此時的她想到了關中這塊曾經有十二個朝代建都的風水寶地,想到周秦漢唐,想到曾創建霸業和偉業的秦皇漢武,想到了古長安,于是對仍在為落腳點爭論不休的眾大臣說:“我意已決,咱們去關中,準備遷都西安。”面對群臣的不解,慈禧進一步說:“西安地處關中,四面雄關固鎖,山河險固,易守難攻,哪里像北京,無險可依,讓那些洋鬼子不費力氣就給占了。另外眾愛卿想一想,中華這個泱泱大國是誰統一的,是千古一帝秦始皇;是誰鞏固的,是威震華夏的漢武帝;而唐太宗李世民又將其推向了鼎盛,而這些帝王當時都建都西安,西安承載了千年的興盛、恢弘、磅礴和壯麗。因此,遷都西安,我們正好可用這十二朝古都及秦皇漢武的英氣和霸氣,沖走那自鴉片戰爭以來我大清帝國的晦氣和霉氣,借漢唐雄風重振我大清國威,我們君臣共同臥薪嘗膽,勵精圖治,富國強民,用幾年時間,重新收拾這支離破碎的山河,到那時,豈容列強們在我華夏大地上橫行。”慈禧是帶著一顆雄心滿懷希望來到西安的,可是當慈禧和光緒帝來到西安的時候,滿腔的熱情卻被那無情的現實澆了一盆冷水。慈禧眼中沒有看到想像中的漢唐時留下的高大的宮殿、繁華的街市,更沒有看到想像中仍帶有秦皇漢武雄風的英勇的將士和春風得意的市民,面對眼前那一片片殘破不堪的殘存古跡,低矮的民房,以及生活在困境中的因多災多難而顯得委靡不振的臣民,慈禧用失望的口氣問隨行的大臣們:“這就是西安,這就是漢唐時那‘一統天下,君臨萬邦’的長安,傳說中的那些高大的宮闕在哪里?昔日的輝煌又在哪里?”西安之行使慈禧躲過了洋人的槍炮,但卻挽救不了簽約賠款的命運,這場戰爭最后以大清帝國和十一國列強簽訂割地賠款的《辛丑條約》而結束。

    慈禧在西安呆了一年,她實在對西安厭煩了,對周圍的人說:“我來西安,原本是想借西安這個滋生了秦皇漢武的風水寶地重振國威,讓漢唐雄風激勵我大清早日強盛,可是西安已經失去了昔日的好風水,有的只是貧窮和落后。另外,西安的房子太小,不如住在北京宮里寬暢,住在這里我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況且眾大臣也一個勁上奏勸我和皇上早日返京,使國家恢復秩序,因此我和皇上已商量好,近日返京。但是在返京之前,我得帶你們去同州府臨晉縣看一個人,一個為大清國盡了一輩子忠,已經去世的‘濟世丞相’嚴鼎銘。”

    一天下午,同州知府趙大人帶著幾個官員進了嚴家大院,嚴裕龍趕忙把他們迎入廳房,讓座看茶。一番寒暄后,同州知府對嚴裕龍說:“太后和皇上已到了臨晉,主要是緬懷你的父親嚴鼎銘嚴大人,同時也想見見你,明天一大早太后要在豐圖義倉召見你。能被太后召見,這可是天大的榮耀。可是見太后自然得有見太后的規矩,這幾位大人是宮中來的公公,來給你教教見了太后怎樣行大禮,怎樣叩頭,如何問安等等。”然后讓嚴裕龍一直練習到深夜,臨走時還一再叮嚀嚴裕龍說:“見了太后,磕頭一定要磕出響聲,行禮一定要到位,太后問話,一言一行要謹慎,說錯一個字,就有可能招至殺頭之禍。”

    第二天天沒亮,嚴裕龍就被同州知府帶至豐圖義倉。沿途看見離豐圖義倉一里開外的地方,已被手持快槍的清兵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了個水泄不通,沿路還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身著黃馬褂的持刀護衛還不停地在豐圖義倉內城和外城的城墻上巡視。墻外更有清兵圍成了一堵人墻,別說是人,就是連一條狗、一只飛鳥也很難進入豐圖義倉。

    嚴裕龍和同州知府在豐圖義倉門口候站了近兩個時辰,才見豐圖義倉的倉門緩緩打開,一個太監帶著一隊身著黃馬褂的持刀護衛迎了出來,那個太監沖著嚴裕龍說:“太后老佛爺傳嚴鼎銘之子嚴裕龍覲見。”

    嚴裕龍隨那太監從東倉門進了豐圖義倉,那隊持刀護衛手按腰刀,威風凜凜地分兩列隨行,嚴裕龍邊走邊想,召見自己的這個女人就是自己的殺父仇人。雖然他鄙視和厭惡這個女人,但林立的崗哨和那種肅穆的氣氛,還是讓嚴裕龍感覺到了太后天子的龍威,使他那天生高傲的本性也不由得產生了一種敬畏之情,不得不低下了他那高貴的頭,同時心中感到一陣緊張。

    嚴裕龍隨太監站在屋外,看見屋內的慈禧手持一只大毛筆正在揮毫書寫,隨著眾人一陣“嘖嘖”的稱道聲,不一會,兩個高六尺、寬四尺五的“龍”和“虎”字已經擺在書案上,蒼勁有力,氣勢不凡。特別是那“龍”字,看起來似一條飛舞的猛龍,筆鋒犀利,張揚奔放,彰顯君臨天下的氣勢。“虎”字則看起來有些拘謹,束手束腳,仿佛一個唐侍女,給人感覺龍騰有余而虎躍不足,讓人實在猜測不出是慈禧太后的書法功底不到,還是另有其他含義。

    慈禧寫完字有些累了,在太監的攙扶下坐在了屋子中間的一張大椅子上,兩邊站著的宮女趕忙遞上茶水。隨著一聲:“傳嚴裕龍。”嚴裕龍在太監的指引下進到屋中,他壯著膽子向上看了一眼,發現慈禧也正看著他。嚴裕龍感到慈禧的目光雖然溫和,但那溫和的后面又似乎帶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嚴裕龍不由雙膝一軟,跪了下去,按照太監昨晚給他教的禮儀行了大禮,口中同時喊道:“太后吉祥。草民嚴裕龍給太后請安,祝太后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嚴裕龍說這些話時,跪在地上把頭壓得低低的,幾乎碰著了地面,說完后“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這時,那個太監已經把嚴裕龍獻給慈禧的禮單拿給慈禧看。慈禧十分高興,說:“同州的花生、大棗、黃花菜天下第一,我在北京宮里吃的就是這里的貢品,代我收下。”

    慈禧打量了跪在地上的嚴裕龍半天,說:“你父親是一個對國家忠心耿耿的忠臣,也很有才干,只是性情耿直高傲,性格倔強,很有個性。”說到這,慈禧嘆了一口氣說,“唉,那么好的一個大臣,到最后結局卻不太好,真是可惜了,看在你父為國家做了那么多事的分兒上,我給他賜了一個金頭,也算是對他一生的褒獎啊。”慈禧說話時雖然語氣和藹,可是嚴裕龍一想到就是這個女人派人殺了自己的父親,心中難免有一股惡氣,可是他也只能是忍了,口中說道:“謝太后老佛爺恩賜。”

    慈禧接著說:“我來臨晉,并不是想看這豐圖義倉和對面的龍頭寺。高大的建筑和名寺大廟我見得多了。召你來這里,是因為有人說你家珍藏有一面古秦王鏡,說常照此鏡可使人明事理,端行為,糾錯明志,這話我不大信,可是我的確喜歡古玩珍藏,可否把那秦王鏡借來讓本太后和眾愛卿一同觀賞?”聽了慈禧的話,嚴裕龍心中不由“咯噔”一下,驚出一身冷汗,因為他家根本就沒有那所謂的秦王鏡,可是如果回答說沒有,又怕慈禧不信給自己以及家人引來殺身之禍,由于緊張,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流了下來。見嚴裕龍不回答,慈禧“嗯”了一聲,冷冷地說:“怎么,莫非你不肯?”聲音不大但卻威嚴。嚴裕龍趕忙說:“小人不敢,只是……”慈禧問:“只是什么?”嚴裕龍說:“只是小人家里確實沒有那所謂的秦王鏡。”“真沒有?”慈禧用威嚴的目光盯著嚴裕龍。嚴裕龍說:“確實沒有。”

    慈禧一下子站了起來,冷冷地說:“嚴裕龍,你可知道欺騙本太后是何下場?那可是要滿門抄斬,誅滅九族啊!”嚴裕龍說:“小人不敢,只是小人家里確實沒有秦王鏡。”慈禧說:“好,我現在就讓同州知府率兵到你家去搜,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搜出秦王鏡。”看到慈禧如此蠻橫,嚴裕龍十分氣憤,但仍是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小人不敢欺騙太后老佛爺,小人長了這么大,連那秦王鏡到底是什么樣子也沒見過,更別說珍藏了。”慈禧顯然不相信嚴裕龍,只見她圍著嚴裕龍轉了兩圈,突然大聲喊道:“來人,給我把嚴裕龍……”慈禧話音未落,早有兩個身穿黃馬褂的持刀護衛已沖到嚴裕龍左右。所有在場的人都為嚴裕龍捏了一把汗。

    就在大家都在為嚴裕龍的安危擔心之時,卻見慈禧語調一變,突然換成了一種溫和的語氣說:“給我把嚴裕龍拉起來賜座。”就這樣,嚴裕龍還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強拉著坐到了椅子上。看著坐在椅子上的嚴裕龍驚恐的神情,慈禧“噗”的一聲笑了,換了一種和藹的語氣說:“諒你也不敢欺騙本太后,既然你家沒有那秦王鏡,本太后不看就是了。其實我來這里,只是想看看你父親的家鄉,他老人家為國家操勞了一生,秉公無私,兩袖清風,也沒有為子孫留下什么,因此我不但要重用你,而且還要重重地賞賜你。聽吏部說目前還有兩個知府的位子空缺,就由你來做其中一個,也算為國分憂嘛。另外聽說你家也不富裕,我同時還要賞賜你一些錢財。”

    聽了慈禧太后這極富有人情味的話,嚴裕龍那緊張的情緒稍稍輕松了一些,說道:“謝太后抬舉,只是裕龍才疏學淺,見識淺薄,為一鄉野粗人,沒有做官的才能。另外,托老佛爺的洪福,小的日子還過得去。雖談不上富裕,卻也是一日三餐衣食無憂,如果老佛爺一定要獎賞的話,就給龍尾堡的鄉親們獎賞一些,他們的生活苦啊。”

    聽了嚴裕龍的話,慈禧淡淡一笑說:“真是和你爹一個脾氣。其實我早已料到你不想做官,更不想要我的獎賞,否則就不是嚴鼎銘的兒子。看在你爹的分兒上,本太后不怪你,也成全你的請求,對龍尾堡的老百姓予以獎賞。你跪安吧。”聽了慈禧的話,嚴裕龍趕忙說:“謝老佛爺,我替龍尾堡鄉親給老佛爺磕頭。”說完磕了頭退著出了屋子。

    嚴裕龍回到龍尾堡,家中早已坐滿了本地的大小官員和鄉紳,他們都為嚴裕龍能受到慈禧太后的召見而感到羨慕,紛紛打問嚴裕龍慈禧太后長什么樣子,穿什么衣服,都和他說了些什么。其實,嚴裕龍只在剛進門的時候掃了慈禧太后一眼,但很快就讓慈禧太后那種說不出的威嚴給折服了,再也沒敢抬頭看,因此慈禧到底是什么模樣,穿什么衣服,他根本就沒看清楚。不過有一點嚴裕龍不得不服氣,那就是自己一向鄙視的慈禧太后的確是一個讓人折服的女人,有一種震懾人的說不出的威嚴。

    嚴裕龍把當時被慈禧召見的情景重復了一遍,聽得那些官員不由發出一片嘖嘖聲。特別是當他們聽到嚴裕龍連知府也不愿做時,禁不住替嚴裕龍惋惜。

    慈禧在豐圖義倉召見嚴裕龍后的第三天,一隊官兵帶兩輛馬車來到龍尾堡,為首那位著官袍的官員,正是嚴裕龍受慈禧召見的前一晚上為嚴裕龍教禮儀的太監。那太監讓嚴裕龍把龍尾堡人集合起來說:“上次老佛爺在豐圖義倉召見嚴裕龍時要重賞他,可嚴裕龍不要,求太后賞龍尾堡的鄉親,看在嚴裕龍父親曾經為國效力及嚴裕龍寬厚仁德的份兒上,太后準了嚴裕龍的請求。如今冬天天氣寒冷,太后老佛爺給龍尾堡無論貧富尊卑之人,每人賜一件過冬的新棉襖,以示太后愛民之心。”說完讓嚴裕龍叫名字,叫到的人上前領棉衣。

    嚴裕龍第一個喊到的是郭鴻昇和郭明瑞父子。只見郭家父子二人走上前來,從官兵手中接過棉衣一看,那棉衣選料精細,做工考究,摸起來又軟又棉,可見用的都是上好的布料和棉花,而且衣服上還寫著“皇帝太后欽賜”幾個字。

    手捧著那“皇帝太后欽賜”的棉衣,郭家父子及龍尾堡那些小民百姓感激涕零,在嚴裕龍的帶領下,跪在地上對著那“皇帝太后欽賜”的棉衣,把頭在地上磕得“咚咚”直響,而且口中一齊大聲喊道:“祝皇上萬歲,祝太后吉祥,萬壽無疆。”

    在以后的日子中,龍尾堡人驕傲地穿著那些寫著“皇帝太后欽賜”的棉衣,連走路時腰桿都挺得直直的,顯出一種別人無法比擬的榮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