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小姨多鶴(第九章)

時間:2019-10-28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嚴歌苓 點擊:
小姨多鶴(全文在線閱讀) >  第九章
 
  這一帶下大雪是千載難逢。小環趴在陽臺的欄桿上,看呆了。山上的松樹全白了,乍一看是朱家屯的那座山坡。她從會走路就去那山坡上拾松果,摘野山里紅、野葡萄,跟父親趴在雪里,等狐貍出洞。東北的雪真好,是暖的,父親給她壘個窩窩,里頭暖著呢。從土改把娘家劃成富農之后,她這么多年只回過兩趟朱家屯,一次是父親過世,一次是母親過世。母親病到最后幾天了,說她在世上最丟不下的是她的老閨女朱小環,年輕時給娘家和丈夫寵慣得沒樣,老了怎么辦?孩子們到底不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一旦知道真情,會給小環什么老景?母親滿心牽絆掛記地走了。
  雪下得真痛快,把臟乎乎的垃圾,從不絕耳的吵罵聲、廣播聲全蓋在下頭了。孩子們還不知道他們的樓房被捂在大雪里,他們都睡在東北老家的大雪里。小環心里很少會這樣酸絲絲的,腌得慌。臨終的母親問她:孩子們對她親不親,信不信小環是他們的親媽?那日本婆子有沒有背地里給孩子們挑唆,讓他們跟小環生分?小環叫母親寬心地去,孩子們和大人們都是她小環一人治理。母親知道她的老閨女要別人強要慣了,原本讓她擔心,但在她閉眼之前,這是小環身上最讓她放心的缺點。
  其實跟母親進行最后一場母女私房話時,小環是心虛的。孩子們一天天大起來,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們的親生母親是誰,放學回來,還沒進家門就“媽、媽”地喊。“媽,餓死了!”“媽,尿憋了!”“媽,二孩又跟人干架了!”“媽,告你一件事,樂死我了……”
  小環也是應接不暇地回他們:“餓死了?那我的東西不給餓死的吃,反正已經餓死了!”“尿憋了不會在學校尿?給家里積肥呀……”
  小環從小到大攢了一肚子鬼神故事,孩子們在張儉上大夜班的星期六晚上,都會把她擠得緊緊的,聽她講從來不重樣的故事。孩子們對她不僅親,而且佩服:因為小環,他們從來不受人欺負,小環會罵到門上去,罵得人家開后窗逃走。小環交際廣泛,幾十幢家屬樓都有她的親朋好友,所以沒有打輸的官司。孩子們也虛榮,每次開家長會,小環穿上唯一的一套裙服,燙發梳得波浪迭起,手上戴著舊貨攤上買的表,同學們說:“你媽像黃梅戲劇團的(那是孩子們最高的審美標準)!你媽戴的金手表得多少錢哪?”孩子們總是很自豪,從來不揭穿他們母親的金手表不會走動。
  幾個孩子里,小環最愛的還是丫頭。丫頭很懂眼色,只要小環有一點不高興,她總會悄聲悄氣問她幾聲:媽你生誰的氣了?媽,你胃又疼了?丫頭十五歲了,只穿過幾件新衣服,都是參加學校活動的白襯衫,其他衣服都是小環和多鶴的舊衣服拼的,要不就是手套線織的。張儉省一雙翻毛皮鞋可以換幾十雙勞保手套,能織好幾件線衣。
  屋里的收音機響了。張儉醒來頭一件事就是擰開收音機。這個新習慣代替了他過去醒來抽煙的老習慣。鬧了三年饑荒,給他養成的好習慣就是戒掉了過去的壞習慣:抽煙、喝酒。他去年漲工資,馬上買了個收音機回來。
  小環辦過父親喪事回來,在多鶴眼里和張儉眼里分別刺探,想刺探到兩人舊情復發的苗頭。她也裝著漫不經意地問過孩子們,小姨是不是每天夜里跟他們一塊睡覺。她的眼光終于讓張儉煩了,告訴她,他只想一家子相安無事把日子過下去,除此之外,他心如止水。這下她可以滿足了?放心了?下回再回朱家屯不必把孩子們雇來當密探了?張儉不久成了烏鴉嘴:兩個月后,小環媽也一病不起。第二次從朱家屯回到家,小環見屋子布局重新調整了:張儉和兩個兒子睡大屋,多鶴、小環和丫頭睡小屋。小環問張儉,她不在家他瞎搬什么?他笑笑說從今以后分男女宿舍,誰也別疑神疑鬼。
  收音機里的歌把所有人唱起來了。孩子們穿著襯衣就跑到陽臺上,捧一把雪回屋,捏成球,在屋里相互扔,然后又出來捧雪。小環叫喊著:不穿棉衣不準到陽臺上!
  多鶴跟大孩二孩低聲說了一句什么。男孩子們歡呼了一聲,又去跟丫頭嘀咕,丫頭也歡呼起來。十五歲的丫頭,已經胸是胸屁股是屁股,瘋起來卻只有六七歲。他們嘀咕的那句話里的日本詞,就是紅豆沙糯米團子。多鶴昨夜忙了幾個小時,蒸了兩屜團子。砂糖吃不起,多鶴用了些古巴糖和糖精片做豆沙餡。每個人咬到團子上她都緊張,然后代團子抱歉,說:“不好,甜一些就好了。”
  碰到多鶴團子做得多的時候,小環會用盤子托上幾個,給鄰居們一家送一個,讓他們嘗嘗小姨的手藝。多鶴還會做醬蝦醬小魚,孩子們去挖了知了蛹回來,醬起來,也是代浪村人的風味小菜。小環總是一家一小碟地送給鄰居品嘗,她的外交策略在樓上樓下是常勝的。
  二孩吃著吃著突然說:“給彭叔叔留一個。”
  “彭叔叔不會來的,”小環說,“你吃了吧。”小彭已經很久不來了。周末他們的客人還是小石。
  現在小石每次來,總有點鬼頭鬼腦。小環是什么人?從一開始就明白小石、小彭的心思。他倆看多鶴不姑娘不媳婦地守著,替她虧得慌,都想讓多鶴在他們手里失守。小石最近嘴也不貧了,每次來跟姑爺似的提溜著一包桃酥,或半斤小磨香油,或者四只豬蹄子。四級工小石雖然沒有老的小的要養活,常常來張家當闊姑爺也會成窮光蛋的。有一次多鶴在擦地板,小石盯著她撅起的屁股呆看,小環見張儉手上的青筋都暴突起來。張儉的心頭肉裸出來給一雙臟眼看了。小環從那個時候明白許多事,張儉和多鶴那段情斷不了,只是暫擱在那里。或許生生去斬斷它是不對的,反而幫著它生了根。所有的兒戲你不能去生生地斬斷,本來兒戲自生自滅,你一斬,它疼了,它反而至死不渝了。小環對人世間道理參得那么透,卻還是在張儉和多鶴的事情上失誤。她見張儉拿著報紙的手背上,那根樹杈子形的青筋直跳,起身走到多鶴面前,找了個借口支喚她出門。找的什么借口,小環早就忘了,總之多鶴不再撅屁股讓小石飽眼福。小環接過地板刷,蹲下去,“嗞啦嗞啦”地刷。這些年下來,張家大大小小幾口人,都覺得粗硬的刷子擦過水泥板的聲音圓潤悅耳。小環想,一旦沒有了這平滑如鏡面的地面,沒有了熨得平展、漿得香噴噴的衣服,沒有了醬小蝦小魚知了蛹和紅豆團,張家的人能否活得下去?多鶴斷斷續續地和小環講過她的童年、少年、代浪村、櫻花樹、村子神社,她還多次講到她的母親,孩子們看到最多的是母親弓下的背:擦地、洗衣、熨衣、拜神、拜長輩丈夫兒子……十多年來,多鶴陸陸續續把代浪村的家搬進了這里。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