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古器

時間:2013-04-0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王佩飛 點擊:

    柳一明的鑒賞齋上電視了。畫面上,一副楠木制作的黃地鎦金對聯分外醒目:鑒賞人間奇珍,齋藏天下瑰寶。柳一明手持折扇,風流倜儻,一副睥睨天下的氣概。背景是張大千的《古道》、齊白石的《群蝦戲水圖》,以及宋代提梁壺等幾件名畫古董。畫外音說:冠名鑒賞齋的古玩公司,在西北獨此一家,別無分號。這口氣,這傲氣很有點天下舍我其誰的味道。在電視片播出后,柳一明的好友羅布衣就給鑒賞齋二老板海軍打電話說,你們這步棋沒走好,太鋒芒畢露了。這不是公開壓別人的店鋪,搶別人的生意嗎?再說西北多大,陜甘寧青新還有半個內蒙古,大半個中國了,搞鑒賞的能你獨此一家嗎?別的省區不說,就拿咱們這里來說,那也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胡世浩、王治國等文玩大家,哪一個不是名滿天下,可又誰敢夸下如此海口呢?一明乃聰明絕頂之人,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做眾人之矢呢?柳凡夫更是氣得搖頭嘆氣:他呀,早晚還要栽跟頭。

    柳凡夫是誰?此公乃柳一明的老爺子,是個實實在在的大腕兒。

    原來,柳凡夫早年在北京琉璃廠做古畫修復,人稱柳圣手。而柳一明不辱父名,而立之年就成了省文物鑒定研究所的研究員。在這個行業,研究員很多,但柳一明少年得志,有點目空天下。柳凡夫就告誡說,你如此狂放,早晚要栽跟頭呢。柳一明不以為然,還是桀驁不馴,我行我素。誰知,柳凡夫一語成讖。文物鑒定研究所里有一位姑娘,長得有點像電視劇《歷史的天空》里的小政委,時不時地給柳一明來個飛眼,柳一明就如同姜大牙一樣喜歡上了人家,而且還有了男女之間的那事。不巧讓所長馬朔風知道了,馬朔風雖然學歷不高,可也是在文玩鑒賞界浸淫多年的角兒,對柳一明的恃才傲物早就憋了一肚子惡氣,就借機要給柳一明上點顏色。再加之這個“小政委”不似那個小政委忠于感情,一看所長對柳一明不感冒,便嬌羞憐憐、哭哭啼啼一副受害者模樣,惹得馬朔風想入非非,頓生憐香惜玉之心,就毫不猶豫地給柳一明戴上道德敗壞的帽子,搞得柳一明在所里很臭。柳一明一怒之下,便辭職下海,與義弟文博齋主海軍創辦了鑒賞齋有限責任公司。這一舉動,讓出丑的柳一明不臭反香,大家議論說如此好單位能一笑棄之,定是有三只眼的馬王爺,今后省城文玩界大佬怕是非柳一明莫屬了。對這些議論,柳一明一笑置之,他敢想敢說也敢做,不但會造勢,更精于策劃,竟在開張前半個月做起了電視廣告。說6月19日端午節開業那天,研究員、國家一級鑒定師柳一明與收藏愛好者互動,并免費鑒定藏品,愿出售者由鑒賞齋收購。此舉吊足了這個城市里文玩者的胃口。端午節早上,鑒賞齋門前手持各種藏品的人群就排起長隊,待爆竹喧鬧后,柳一明就開始義務鑒定。先是一個年近六旬的老者,拿了一幅畫家馮超然的山水,柳一明打開,連兩秒鐘都沒停頓,就毫不猶豫地說,這畫是假的!老者說,柳先生你可得看清了?這是我花了近萬元才買下的。柳一明說,這是照掛歷仿的。老者一聽,不由紅了臉,忙收了畫,匆匆走了。緊接著,柳一明竟又連著識破了仿吳昌碩的山水四條屏、半真半假的齊侯盤等假畫假古器。柳一明似有所悟,就朗聲說,各位方家,一明若有得罪之處,容改日謝罪,今天是小齋開張之日,就莫讓一明出丑了。此話一出,許多人感到愕然,卻見有幾位原本排在前面的人匆匆離了隊。接下來,柳一明就連續鑒定了張善子的金陵十二釵條屏、元“順天齊福”鐵錢、民國藏泉大家方爾謙的遺世藏品等世人難得一見的真品。在鑒定過程中,只聽他引經據典,侃侃而談,書畫古籍,無所不知;瓷器青銅,無所不精。聽得人連聲叫絕,說什么叫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今天才親身領教啊!中午休息時,來了三位客人,帶著一件青銅器,說有人看了,是殷墟古器,請柳一明再給鑒定一下。柳一明見了,不由眼睛放光,不假思索便脫口說道:這是象尊,可是件國寶啊!

    三位客人聽了,相互看了看,臉色都凝重起來。

    這件象尊品相極好,精巧,華美,形態逼真。通高53厘米,通長6l厘米,只是左邊的一只牙殘缺一塊。柳一明仔細研究一番后,臉上沒了剛才那番驚喜,放下放大鏡,搓了搓手,失望地搖了搖頭。

    一位矮個子客人問:是殷墟古器?柳一明搖搖頭。是現在仿品?柳一明又搖搖頭。客人不解地說,那是哪個朝代的?

    柳一明說,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件象尊是民國時劉俊卿的作品。這說起來還有一段故事:民國時上海人吳啟周與美籍華人盧芹齋合辦了一家美國最大的古玩鋪,字號為吳盧公司。因吳本人年事已高,就由其外甥葉叔重當掌柜。葉經常從美國回到上海,常去北京購古玩,同時在蘇州與古銅匠劉俊卿開辦了家古銅作坊,曾偽造三件殷墟銅器,其中有一只觥、一件提梁卣、一只象尊。1937年前后吳回國時,在上海以五萬美元合十二萬銀元從古董商洪玉琳手中,將這幾件銅器錯當真器買下。后來葉叔重從美國回來,發現是自己作坊造的偽器。吳覺臉上無光,將象尊摔斷一牙尖,又在尊腹部刻一十字叉,以防貽誤他人,發誓從此不買古銅,并囑托他故去后將這幾件東西一起入葬。此物乃吳老先生陪葬品,所以我說它既非殷墟真器,也非現在的仿品。客人問:您怎能肯定是劉俊卿做的呢?

    柳一明說近現代青銅器的偽制大體用五種手段,就是造偽器以充舊器法、冷沖法、屑湊法、添鐫款識法、補添鑲嵌法。這件象尊用的便是造偽器以充舊器法,此為一,二是此象尊折一左牙尖,三是腹部有磨熟刀痕,加以藥飾之痕跡,故是吳老先生打眼的那件象尊無疑。在場的人聽了暗暗稱奇,說這件東西莫非是從吳老先生墓里盜來的?

    柳一明說,那三件偽器應與吳老先生隨葬,只不知為何流落到這里。三位客人聽了,連聲贊嘆說,柳博士您真是高人,佩服,佩服。臨了,又請柳一明寫了一紙鑒定證明,這才離去。

    不幾天,有消息傳出,柳一明鑒定的那只象尊,是一個包工頭送給省文化廳長劉有齡的,想做文化廳那個二百萬的裝修工程。劉有齡不收,包工頭說是工藝品,不值幾個錢,就放下了。劉有齡工程卻沒給他,因喜歡,就給這象尊做了個玻璃罩子,擺在書房里,沒想就有人反映他收受了一件價值連城的殷墟青銅器。有關部門便介入調查,劉有齡也如實承認,但卻強調說這是工藝品,沒有經濟價值,結果就發生了真假象尊之爭的問題。而柳一明的鑒定,得到了認可,使劉有齡得以全身而退。社會上就傳開了什么柳一明從槍口下救了劉有齡的故事,柳一明由此名聲大振,被十幾家報刊譽為收藏鑒賞界的頂級人物。柳一明的好友、玩賞大家羅布衣則感嘆說,一明在古玩天地里怕要指點江山,雄霸江湖了。果然這天,蘇州古董商蘇得仙蘇老板給海軍來了長途,說恭請柳博士到蘇州,一是想從鑒賞齋里進些貨,二是有位朋友的祖父是清朝舉人,家里拆房時拆出不少舊玩意兒,特請柳博士屈尊前去掌掌眼。海軍與蘇老板有過生意上的交往,蘇老板還送了他一件八尺蘇州精工刺繡。海軍覺得欠了人家的情,又聽蘇老板說還要進貨,就極力攛掇柳一明上了路。先到了南京中國標準草書學社,柳一明與中國標準草書第三代傳人陳墨石相識相交,陳墨石送了他一件四條屏,逗留半天后才去了蘇州蘇老板處。蘇老板人到中年,身材適中,長著彌勒佛般的笑臉,溫文爾雅,很有親和力,對柳一明很是恭敬,言必稱專家。柳一明說不敢當,蘇老板說,您不必過謙,當今鑒定專家中博士實乃鳳毛麟角,當之無愧。當晚在蘇州國際酒店擺了兩桌,作陪的有蘇州“三雨”收藏家劉雨霖、古董商苗得雨、書畫家關雨等人。席間,大家對柳一明老爸柳凡夫頂禮膜拜,說柳老爺子當年在北京琉璃廠就名震華夏,是當今鑒賞界泰斗。對柳一明也是交口稱贊,說柳一明槍口下救人的傳奇,將載入史冊;柳一明的俠肝義膽,是界內的楷模。飯后,劉雨霖等人告退,蘇老板陪著柳一明到了賓館,以學生自謙,又向柳一明討教一番收藏鑒賞心得,樂得柳一明心里很受用。臨了,蘇老板又與海軍說了番進貨的意向,見時辰已晚,這才告辭。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