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書生的骨頭

時間:2020-06-19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詹谷豐 點擊:
書生的骨頭


 
  有些姿勢,是屬于一個時代的。其實,坐、臥、起、立、跪,乃至作揖、鞠躬、握手,所有的動作,都是心靈的姿勢,都需要一根骨頭支撐。沒有了骨頭,臥床的身體,也只是一具皮囊。
 
  下 跪
 
  在人前下跪,我一直以為是奴才的姿勢,是軟骨的病狀。1912年,中華民國政府以莊嚴的法律形式正式廢除了延續千年的跪拜禮,1949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宣示“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這些都為我的觀點提供了有力的例證。
 
  清華國學院的學生劉節,是一個靈魂永不屈服的人。
 
  清華國學院導師王國維投湖自盡的消息,猶如在平靜的頤和園里投下了一顆威力巨大的炸彈。劉節隨同導師陳寅恪等人趕到那個令人悲傷的地方。除了那份簡短從容的遺書之外,再也沒有找到一代大儒告別人世的任何原因。
 
  劉節在王國維的遺容中看到了拒絕生還的決絕,遺書中那些平靜的文字從此刻進了他的腦海中:“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我死后,當草草棺殮,即行藁葬于清華塋地……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
 
  劉節參加了王國維遺體的入殮儀式。曹云祥校長,梅貽琦教務長,吳宓、陳達、梁啟超、梁漱溟以及北京大學馬衡、燕京大學容庚等數名教授西服齊整、神情莊重。他們頭顱低垂,彎下腰身,用三次沉重的鞠躬,同靜安先生做最后的告別。
 
  陳寅恪教授出現的時候,所有的師生,都看見了他那身一絲不茍的長衫,玄色莊重,布鞋綿軟。陳寅恪步履沉重地來到靈前,緩緩撩起長衫的下擺,雙膝跪地,將頭顱重重地磕在磚地上。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個瞬間驚呆了,眾人在陳寅恪頭顱叩地之時清醒過來,一齊列隊站在陳教授身后,跪下,磕頭,重重地磕頭。
 
  劉節,就是此刻在教授們身后跪倒的一個學生。當他站起來的時候,突然間明白了——下跪,磕頭,才是最好的方式,才是最莊重的禮節。這樣的儀式,才能和先生的馬褂以及頭上那根遺世的發辮融為一體。望著陳寅恪教授遠去的背影,劉節想,陳先生用一種骨頭觸地的姿勢,完成了對王國維先生的永別。陳寅恪教授,不僅僅是王國維先生遺世書籍最好的委托人,也是能夠理解死者文化精神和死因的人。
 
  王國維先生紀念碑上的文字,此刻穿透時光提前到達了劉節身邊。兩年之后才出現在陳寅恪教授筆下的王國維先生紀念碑碑文,在陳寅恪教授下跪的瞬間落地。劉節成了這段碑文的催生之人。
 
  王國維先生的紀念碑,經過時間的打磨,兩年之后,屹立在清華園中。在以劉節為首的學生們的請求下,陳寅恪教授提起了那支沉重的羊毫,用金石般的文字,破譯了王國維的殉世之謎,用獨立精神、自由思想的主張,彰顯了學術人格的本質精髓。
 
  陳寅恪教授的一個動作,無意中改變了劉節對“下跪”這個詞的認識和理解,并影響他終生。陳寅恪教授,把對王國維的紀念,刻在了堅硬的石頭上;劉節先生,則把那段文字刻進了柔軟的心里。
 
  跪 拜
 
  許多年之后,當劉節教授在嶺南大學的校園里見到陳寅恪的時候,他沒有想到“跪拜”這兩個漢字組合的儀式就這樣突然來臨了。
 
  在國民黨敗退逃往臺灣的混亂中,陳寅恪拒絕了蔣介石的重金邀請,在嶺南大學校長陳序經的禮聘下來到了溫暖潮濕的廣州,而他的學生劉節,則早他三年到達廣東。
 
  在美麗的康樂園里,學生們知道歷史系主任劉節和歷史系教授陳寅恪,但似乎沒有人了解他們過去的師生關系。但是,每逢傳統節日,學生們都可以看到令他們驚詫的一幕:系主任劉節徹底脫去了平日西裝革履的裝束,一襲干凈整潔的長衫,布鞋皂襪,一派民國風度。見到陳寅恪先生的剎那,劉節教授便親切地喊一聲“先生”,然后撩起長衫,跨前一步,跪拜行禮。
 
  在劉節莊重的磕頭禮中,學生們終于知道了他和陳寅恪教授的師生因緣,也知道了這對師生1927年6月在王國維先生遺體入殮儀式上通過莊重的下跪產生的心靈交集。
 
  學生們從劉節主任的下跪、磕頭中完成了對舊時代的認識。當握手成為一個時代禮節的唯一標志,在鞠躬的身影都只能在教科書中尋找的現實中,大學生們開始了對長袍、馬褂、布鞋的重新打量,他們仿佛看到了陳寅恪教授1927年下跪、磕頭的情景。
 
  就在劉節教授用跪拜的儀式表達尊敬和感恩的時候,嶺南大學的長衫被時代的世風脫下了,康樂園里換上了中山大學的新裝。在課堂上,劉節教授將陳寅恪撰寫的《王國維紀念碑碑文》移到了黑板上。劉節教授眨眼之間,新舊兩個時代的交替就像時光從沙漏中間穿過,然后又聚集在他的掌上。
 
  “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于講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劉節教授說,骨頭雖然堅硬,但一定得用皮肉包裹。深刻的思想精髓,必定在文字的深處。下跪,磕頭,站立,鞠躬,已經不再常見,但當它出現的時候,一定比握手高貴。(蘇 童摘自上海書店出版社《書生的骨頭》一書,李 晨圖)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 天津时时彩几点结束 中国体育彩票中奖规则及奖金 有趣的二人扑克牌玩法 重庆快乐10分app 股票配资网站 北京pc蛋蛋老群 app 快乐10分任选5能中多少钱 厦门原油期货配资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北京pk拾基本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五星通选 青海体彩11选5玩法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七星彩所有历史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