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一個人的傾城之戀

時間:2019-11-12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晚睡姐姐 點擊:
一個人的傾城之戀

 
  1969年,作家三毛在西柏林苦讀德文,學業的壓力、物質的匱乏和身在異國的寂寞,讓她在那年冬天的一個早晨突然崩潰。她把書埋在雪地里,想:“心一橫,逃課好了,凍死也沒什么大不了,死好了,死好了”。
 
  她跑到了柏林墻,申請進入東德,被拒絕。不過她在關卡遇到了一位像《雷恩的女兒》里那么英俊的東德青年軍官,“有一雙感人而燃燒的眼睛”,那時的三毛也正是一個美麗的妙齡女子,“我知道,我笑,便如春花,必能感動人的——任他是誰”。他幫了她,給她發了臨時過境證件,把她拍的證件照小心放在胸口,靜默地,陪著她排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兩個人都不曾說話,卻好像已經享受了一段最默契的時光。
 
  分開了,幾乎已經不會再見,可還是見到了,他又像王子一樣出來,拯救了絕望的過不了關的她,他送她到車站,坐那輛車就可以返回西柏林,回到她的世界中,雖然只是一墻之隔,但那是咫尺天涯的隔絕。“沒有上車,他也不肯離去。就這么對著、僵著、抖著,站到看不清他的臉,除了那雙眼睛”。那西方人深邃的目光,就像一口井,“那雙眼睛里面,是一種不能解、不能說、不知前生是什么關系的一個謎和痛”。
 
  顧不得了,舍不得就這么分開,她拽著他的袖子,讓他跟她走,他說:“不可能,我有父母,快上!”她想留下,“我留一天,留一天!”最后一刻,他把她推上車,“風很大,也急,我吊在車子踩腳板外急速地被帶離”。
 
  回去后,她高燒三日不退,被送進醫院。病痛之中,她依然在心里呼喊著一個沒有名字的人,“那份疼和空,仍像一把彎刀,一直割,一直割個不停”。
 
  這段奇遇,被三毛寫到了《傾城》這篇文章中。
 
  他們一見鐘情。那一刻,天地無光,世界沉寂,只有兩個人四目相對,陷落于愛情的羅網中。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