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希望的種子

時間:2019-11-1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魏清潮 點擊:
希望的種子

 
  饑餓把整個列寧格勒(圣彼得堡)逼瘋了,希特勒的“巴巴羅薩計劃”把這座城市圍困得像鐵桶一樣密不透風。每天都有成百上千架轟炸機輪番轟炸這座城市。希特勒狂妄叫囂著不接受列寧格勒的投降,一定要把這座城市從地球上抹掉。圍攻從1941年9月9日開始,在爾后的800多天里,海港、鐵路、河運樞紐等交通要道都被炸毀,一半地面建筑被夷為平地。
 
  人們賴以生存的公共設施、電力能源、供氣系統都遭受了極大的破壞。糧食供應更是嚴重供不應求,只能實行配給制。德軍企圖把守城軍民活活餓死。空前的大饑荒造成65萬人死亡。
 
  列寧格勒城里能吃的東西幾乎都被吃光了,城市里生存下來的平民,餓得眼睛直放綠光。人們除了躲避轟炸,還要到處捕捉鳥雀、老鼠,下河捕撈魚蝦,摘樹葉、剝樹皮、挖草根,連心愛的寵物——狗、貓、鴿子等都被殺了,填進了人們的肚子。
 
  戰爭的硝煙彌漫在列寧格勒的郊區,這里坐落著一座8層樓高的種子研究所。戰爭爆發之前,研究所里聚集了一群科學家,50多人,專門研究麥子的遺傳基因、雜交、花粉傳授,還從事高光效生理、培育良種和病蟲害抗體等科學研究。科學家們為全蘇聯十幾個大農莊提供大量良種,實現了農業的年年增產。
 
  戰前,集體農莊風景如畫,筆直的白樺樹聳立在山邊。秋天的田野上,微風輕拂,大片金黃色的麥浪起伏翻滾,在夕陽的照射下,耀金掠影。沉甸甸的麥穗,向人們展示著豐收的喜悅,也彰顯著科學家們用心血凝結的豐碩成果。
 
  殘酷的戰爭并沒有粉碎他們的希望和夢想,研究所里10多名青壯年科學家積極響應國家的號召,拿起槍投入前線防空旅的戰斗;所里30多名年紀較大的科學家,堅守著崗位,守護著希望,繼續工作,同時也保衛著儲存有10多噸麥子良種的倉庫。
 
  盡管大樓的周邊已被德軍炸得坑坑洼洼,但命運之神眷顧了這個研究所,空襲和炮火沒有炸到這座建筑。
 
  1942年的初冬,天色灰暗,漫天飛雪,寒風刺骨,列寧格勒保衛戰進入了艱苦卓絕的階段。研究所所長普羅列夫一籌莫展,按照能量守恒定律,一個正常人每天需要補充2000卡路里的熱量,而研究所的科學家每人每天只能領到250克面包,所含熱量不足400卡路里,只是正常人應補充熱量的1/5。饑餓威脅著每一個人,而糧食供給還在逐步減少。幾位年老體弱的科學家已經倒下了,被餓死的人已經有6個了。種子倉庫就在研究所里面,鑰匙就在普羅列夫手里,十幾噸種子糧不僅能救活所里的人,還能救活一大批急需糧食的人。
 
  普羅列夫是一個熱愛長跑運動的50多歲的老頭,本來身體素質不錯,這時候也餓得頭發暈。他小心翼翼地打開桌子下面的抽屜,拿出他夫人送給他的唯一一小瓶伏特加酒喝了兩口,感覺身體暖和多了。他想起10多天前去區委開會時遇到的一幕:
 
  一輛載著面包的卡車為了躲避一輛吉普車,在第七大道拐彎處傾倒,許多面包從車里滾了出來。聞著香噴噴的面包,餓得發慌的居民圍了上來,猶如一群嚴冬里嗅到了肉香的餓狼。不到兩分鐘,周圍已經站滿了饑民。司機緊張地從駕駛室爬了出來,臉色鐵青,大聲吼道:“這是前線將士的口糧!”頓時,就像戰士接到命令一樣,一個個餓得黑瘦干癟的饑民搖晃著麥稈似的身體,彎下腰,撿起了一片片面包,輕輕拍掉沾在上面的雪和塵土,往麻袋里裝。人們邊撿邊咽著口水。拾完了,眾人把傾斜的車推了起來,又把一袋袋面包裝進車里,司機迅速地跳進駕駛室,向前線方向開去。
 
  普羅列夫被那個場景深深地感動著,靈魂仿佛得到了升華。
 
  在區委開會時,區委書記巴托洛夫盯著普羅列夫的眼睛,鄭重地說:“種子是戰后生產的源泉,是人民的希望,一粒都不許動,不管是誰,都無權動它,這是黨交給你的戰斗任務!”普羅列夫毫不猶豫地把任務接下來,并傳達給研究所的每一位同志。
 
  種子研究所里能吃的麥麩、糠粉、甘蔗渣都快被吃完了,所長普羅列夫、副所長塔莉亞決定帶領所里剩下的25個人鑿冰捕魚,但由于經驗不足,收獲甚微。
 
  面對困境,人們的意志和信念是活下來的精神食糧,其力量無比巨大。當前線德軍的炮彈排山倒海地向列寧格勒前沿陣地轟炸過后,竟出現了片刻的寧靜——德軍正在等待蘇軍的報復行動。
 
  悠揚激昂的旋律在城市上空奏響,時而低沉,如泣如訴,仿佛在訴說蘇聯人民遭受德軍侵略的苦難;時而激越高昂,象征著蘇聯人民浴血奮戰、抗擊侵略的堅強意志和頑強戰斗的必勝信心。
 
  種子研究所的25位科學家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肅立在廣播前,聽著激動人心的樂章,一個個淚流滿面,祖國、人民在他們的心中重如千斤。
 
  所長普羅列夫帶領25位科學家,舉起拳頭,莊嚴宣誓,為了蘇維埃,決不丟失一粒種子。
 
  當列寧格勒的人們都餓瘋了的時候,人們開始絞盡腦汁,搜腸刮肚地到處尋找食物。同時,人們開始關注儲存在種子研究所里的10多噸小麥種子。
 
  為防止發生意外,區委配發給種子研究所4把沖鋒槍、兩把手槍,研究所的每個人都忍受著饑餓,加強了對種子倉庫的安全保衛工作。
 
  一天早晨,化驗師安德烈再也起不了床,他的身體變得僵硬;負責研究種子基因變異的伏羅加在巡邏的路上被絆倒了,再也沒有起來;負責麥種病蟲害研究的莫霍夫死在了廁所里面……短短一個月內,研究所里又餓死了5個人。
 
  生活最艱難的是丹妮亞——這位兩年前從大學調到研究所的副研究員即將臨產,同事們每天都在本來已經十分有限的供給面包里擠出一點給她,單位也把僅剩的一小袋麥麩留給她。她含著淚水,盯著食物說:“這不是食物,而是同志們的生命,我不能接受。”大家盯著她的肚子堅定地說:“這不是食物,而是新生的希望,你應該收下。”丹妮亞哽咽了,熱淚奔涌而出。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