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都在世間修行

時間:2019-11-04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未知 點擊:
我們都在世間修行

 
  這篇文章源自知乎網的一個問答:“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其中一個匿名用戶的回答得到了4000多條網友的評論。作者沒有正面直接回答,卻道出了一段坎坷而感人的經歷。
 
  2011年,我博士畢業,和妻子同時在一所二線城市的大學工作。兩家的基本生活條件,都屬于三線小城市的富裕家庭。
 
  2011年10月,岳父給妻子打了個電話,先是寒暄,說是想我們了。妻子覺得不對勁,追問之下,岳父說已經確診,他是肝癌加膽囊癌加胰腺癌。幾個關鍵器官,都發現了癌細胞。以前我們覺得,癌癥距離我們好遙遠,沒想到自己身邊的人會患癌癥。妻子和我商量,要盡最大努力在經濟上給予支持。
 
  當時,我的工資大概每年8萬元。有機會,我就去給自考生、成教生講課,每節課60元,每年能多掙2萬元。拼命找朋友、師兄、師長做項目,每年能再多掙5萬元。我和妻子在2011年,年收入大概20萬元。
 
  20萬元怎么用的呢?岳父手術,我們立即拿出5萬元;隨后的跟蹤治療,每月至少1萬元;每個月生活費、營養費5000元。到2011年年底,我們大概花了8萬元。平時去醫院的路費、住宿費就不算了。我母親非常支持我們,時時給我們貼補。
 
  生活突然變得很困難。去代課的機構外邊有家炒面,我愛吃雞蛋,加一個雞蛋就覺得很幸福。在網上買褲子,100元3條包郵,剛好夠夏天換洗的。有時候下課晚,要趕火車,太堵,直接叫個摩的,冬天特別冷,刮得臉疼、頭疼。不敢生病,因為要花錢。每個月辛苦代課的錢和學校的工資,拿到手至少1萬元。這些錢,都不舍得花,要準備老人看病的醫療費用。妻子一直穿著幾年前大學讀書時買的羽絨服,仔細看袖口,都磨出內膽,她就穿著這樣的衣服,走上冬天的大學講堂。
 
  每個月掙的錢,兩個人加起來很厚了,送到醫院卻顯得那么薄。
 
  2011年11月,在岳父手術之后不久,妻子懷孕了,她年紀不小了,醫生建議一定要留下。2011年年底,放寒假之前,學校給每個老師發了一箱橙子,當時我在外地出差,就安排妻子找我同事幫忙搬到家。妻子臉皮薄,自己提著箱子,不舍得打車,去趕公交車,結果導致先兆流產。2012年的春節,我們一家都是在醫院度過的:岳父在老家省會醫院繼續治療,妻子在醫院靜躺安胎。春節的城市,人很少,我穿梭在家和醫院之間。那個冬天,真冷。我給妻子買了生排骨,在家煲好,送到醫院,妻子的第一句話就是:“多少錢一斤啊?”
 
  妻子懷孕7個月的時候,還在講課。孩子出生兩周后,妻子就上班了,孩子沒有喝過母乳——學校有產假,能休一個學期,但只發基本工資的80%,每月大概只有2000元。
 
  這一年,最快樂的事情,是岳父在有生之年,見到了外孫女。岳父很疼愛我們的孩子,每次見面都抱著,愛不釋手。
 
  2013年大年初二,我們去岳父家拜年,他拿出酒要跟我喝,被岳母攔下了,他又奪了過去,說:“還能和孩子喝幾次酒啊。”家里有病人的春節,是人生的一種凄涼。
 
  其實大年三十的晚上,妻子就提出要去岳父家看看。當時我說一起去吧,妻子拒絕了,說:“你就在家陪爸媽,帶孩子吧。”很久以后,妻子告訴我,那年大年三十晚上,岳父又開始發燒,打擺子,岳母一個人都按不住。
 
  2013年端午節,岳父的精神很好,我們一起出去散步、聊天,他還有興致讓我找家好館子。癌細胞最后的擴散速度非常快,似乎一夜之間,就長滿了身體所有的器官。岳父很堅強,后來化療不能做了,做微創,把肋骨敲斷,定點燒癌細胞,他用手抓著手術床,疼得快把牙咬碎了。
 
  2013年7月,岳父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岳父是醫院的“抗癌明星”,但也沒敵過死神。他臨死的時候,已經痛得昏迷了,注射嗎啡都沒用。人最痛的時候,中樞神經會自動把痛感調低。我問過醫生,癌癥有多疼?醫生想了一會兒說,萬蟻噬骨。
 
  岳父去世那天,學校還沒放假,妻子和我加班把手頭的試卷閱完。晚上9點多,妻子的電話響了。放下電話,妻子沉默了一會兒,趴在我懷里,說了一句:“爸爸沒了。”
 
  我腦海中呈現一幕幕圖景:岳母攙扶著岳父,趕大巴去醫院;兩個人相互攙扶,到醫院餐廳吃飯;岳母和大舅哥在醫院奔波,找醫生、找藥。幾乎每次到醫院,岳父都坐在床上,拿著前一天的住院清單,戴著老花鏡,安靜地看著,輕聲地唏噓,略帶負罪地看我,打招呼。每次我離開醫院,都告訴自己,堅持,再堅持……
 
  岳父去世后,我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我想,我有必要開始全心全意地做一件屬于自己的事情了——我想去更大的世界。家人也贊同,經過這次生死劫難,每個人都覺得,原來我們的小康之家是如此脆弱。
 
  2014年3月,我正式從高校辭職,到一家公司擔任執行總經理,年薪保底30萬元。我到新公司報到的第二天,媽媽告訴我,爸爸從2013年年底開始,幾乎每天下午發低燒,持續兩個月了。經過岳父的事情,我當時很冷靜,肯定是癌癥或者其他重疾。
 
  到醫院檢查,沒發現癌細胞,大家松了一口氣。骨髓穿刺做了兩次,最后查出來了,是血癌。每天的治療費用,平均1萬元。
 
  其實,苦難的人生距離我們很近。
 
  當天就湊夠了住院費。我爸爸兄弟3個總共有10個孩子,大伯家5個,二伯家3個,我們家兩個——我有個親姐姐。爸爸住院用錢太急了,即使賣房子,也需要時間。媽媽給堂兄、堂姐打了電話,每個人都直接打過來兩萬元。我有個發小,外企高管,從小在我家吃爸爸做的飯菜,他直接打過來10萬元,說:“這個錢,是給爸爸看病的,不用還。”爸爸的幾個好朋友,也跟我要卡號,說:“這是給我大哥看病的錢,孩子你不用管。”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用戶名: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