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月亮和六便士(十五)

時間:2012-11-2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毛姆 點擊:

月亮和六便士(全文在線閱讀) >  十五

  我回到倫敦家里,發現有一封急信在等著我,叫我一吃過晚飯就到思特里克蘭德太太那里去。我在她家里也看到了麥克安德魯上校同他的妻子。思特里克蘭德太太的姐姐比思特里克蘭德太太年紀大幾歲,樣子同她差不多,只是更衰老一些。這個女人顯出一副精明能干的樣子,仿佛整個大英帝國都揣在她口袋里似的;一些高級官員的太太深知自己屬于優越的階層,總是帶著這種神氣的。麥克安德魯太太精神抖擻,言談舉止表現得很有教養,但卻很難掩飾她那根深蒂固的偏見:如果你不是軍人,就連站柜臺的小職員還不如。她討厭近衛隊軍官,認為這些人傲氣;不屑于談論這些官員的老婆,認為她們出身低微。麥克安德魯上校太太的衣服不是時興的樣式,價錢卻很昂貴。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顯然十分緊張。
  “好了,給我們講講你的新聞吧,”她說。
  “我見到你丈夫了。我擔心他已經拿定主意不再回來了。”我停了一會兒。“他想畫畫兒。”
  “你說什么?”思特里克蘭德太太喊叫起來,驚奇得不知所以。
  “你一點兒也不知道他喜歡畫畫兒?”
  “這人簡直神經失常了,”上校大聲說。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皺了皺眉頭。她苦苦地搜索她的記憶。
  “我記得在我們結婚以前他常常帶著個顏料盒到處跑。可是他畫的畫兒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我們常常打趣他。他對這種事可以說一點才能也沒有。”
  “當然沒有,這只不過是個借口,”麥克安德魯太太說。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又仔細思索了一會兒。非常清楚,她對我帶來的這個消息完全不理解。這次她已經把客廳略微收拾了一下,不象出了事以后我第一次到這里來時那樣冷冷清清、仿佛等待出租的帶家具的房間那樣了。但是在我同思特里克蘭德在巴黎會過面以后,卻很難想象他是屬于這種環境的人了。我覺得他們這些人也不會沒有覺察思特里克蘭德有一些怪異的地方。
  “但是如果他想當畫家,為什么不告訴我呢?”思特里克蘭德太太最后開口說。“我想,對于他這種——這種志趣我是絕不會不同情支持的。”
  麥克安德魯太太的嘴唇咬緊了。我猜想,她妹妹喜好結交文人藝術家的脾氣,她從來就不贊成。她一說到“文藝”這個詞,就露出滿臉鄙夷不屑的神情。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又接著說:
  “不管怎么說,要是他有才能,我會第一個出頭鼓勵他。什么犧牲我都不會計較的。同證券經紀人比起來,我還更愿意嫁給一個畫家呢。如果不是為了孩子,我什么也不在乎。住在柴爾西一間破舊的畫室里我會象住在這所房子里同樣快樂。”
  “親愛的,我可真要生你的氣了,”麥克安德魯太太叫喊起來,“看你的意思,這些鬼話你真相信了?”
  “可我認為這是真實情況,”我婉轉地表示自己的意見說。
  她又好氣又好笑地看了我一眼。
  “一個四十歲的人是不會為了要當畫家而丟棄了工作、扔掉了妻子兒女的,除非這里面攙和著一個女人。我猜想他一定是遇見了你的哪個——藝術界的朋友,被她迷上了。”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蒼白的面頰上突然泛上一層紅暈。
  “她是怎樣一個人?”
  我沒有立刻回答。我知道我給他們準備了一顆炸彈。
  “沒有女人。”
  麥克安德魯上校和他的妻子部表示不能相信地喊叫起來;思特里克蘭德太太甚至從椅子上跳起來。
  “你是說你一次也沒有看見她?”
  “根本就沒有人,叫我去看誰?他只有一個人。”
  “這是世界上沒有的事,”麥克安德魯太太喊道。
  “我早就知道得我自己跑一趟,”上校說,“我敢和你們打賭,我一定能馬上就把那個女人搜尋出來。”
  “我也希望你自己去,”我不很客氣地回答,“你就會看到你的那些猜想沒有一點是對的。他并沒有住在時髦的旅館里。他住的是一間極其寒酸的小房間。他離開家絕不是去過花天酒地的生活。他簡直沒有什么錢。”
  “你想他會不會做了什么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怕警察找他的麻煩,所以躲起來避避風?”
  這個提示使每個人心頭閃現了一線希望,但是我卻認為這純粹是想入非非。
  “如果是這種情況,他就不會做出那種傻事來,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他的伙友,”我以尖酸的口吻駁斥說,“不管怎么說,有一件事我絕對敢保證,他并不是同別人一塊走的。他沒有愛上誰。他的腦子里一點兒也沒想到這種事。”
  談話中斷了一會兒,他們在思索我這一番話。
  “好吧,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麥克安德魯太太最后開口說,“事情倒不象我想的那么糟。”
  思特里克蘭德太太看了她一眼,沒有吭聲。她的臉色這時變得非常蒼白,秀麗的眉毛顯得很黑,向下低垂著。我不能理解她臉上的這種神情。
  “你為什么不找他去啊,阿美?”上校出了個主意,“你完全可以同他一起在巴黎住一年。孩子由我們照管。我敢說他不久就會厭倦了。早晚有一天他會回心轉意,準備回倫敦來。一場風波就算過去了。”
  “要是我就不那么做,”麥克安德魯太太說,“他愛怎么樣我就讓他怎么樣。有一天他會夾著尾巴回家來,老老實實地過他的舒服日子。”說到這里,麥克安德魯太太冷冷地看了她妹妹一眼。“你同他一起生活,也許有些時候太不聰明了。男人都是些奇怪的動物,你該知道怎樣駕御他們。”
  麥克安德魯太太和大多數女性的見解相同,認為男人們都是一些沒有心肝的畜類,總想丟開傾心愛著他們的女人,但是一旦他真的做出這種事來,更多的過錯是在女人這一方面。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①。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波克千炮捕鱼达人2.9